简之未知

我不在意 不足挂齿

谈判专家(六)(陆花AU/衍生)

高能预告:下一章有肉!!!(估计是肉渣)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让陆花甜甜的谈恋爱!
陆花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章能多多给小心心以及评论哦~爱你们~

谈判专家(一)

谈判专家(二)

谈判专家(三)

谈判专家(四五)

谈判专家(六)
陆小凤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的,他头埋在枕头里,手四处摸索着,终于在在大腿旁摸到了震动的手机,按下接听健:“喂?”
“陆小凤出大事了!”司空摘星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吓得陆小凤差点灵魂出窍。
陆小凤还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大清早被吵醒的感觉很是不好,他道:“猴精,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打扰我睡觉,我非把你……”
陆小凤话还没说完,就被司空摘星打断了:“你快看新闻,花满楼出事了!”
听到花满楼三个字陆小凤一个激灵,睡意全无,撑着手臂坐了起来,着急的问:“花满楼怎么了?”
“你知道吗,花满楼居然是花家七公子,花氏企业,花如令的儿子!”司空摘星的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顿了一下反应了过来,“我去,陆小鸡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你居然瞒着我花满楼是花家的少爷这件事,早知道我平时就对花满楼好点了,你说现在给他打电话套近乎还有用吗?”
陆小凤把手机远离耳朵,翻了个白眼,不耐烦道:“说重点,花满楼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没看今早的新闻吗?新闻爆料说花家要和穆家联姻!”
“什么?!”陆小凤急忙挂断电话,打开手机看今日头条:「花氏集团的七少爷首次亮相,容貌英俊迷倒万千少女」陆小凤拿着手机继续往下滑:「据知情人士爆料,花氏集团将与穆氏集团联姻,强强联手又会引起怎样的风波」
花满楼要结婚了?陆小凤脑补出一场花满楼为情所困伤心欲绝,花如令强迫花满楼进行一场商业联姻,花满楼为了家族被迫答应的人生大戏。
不行,陆小凤翻身起床,他要去拯救失足少男花满楼。
或许是起身太快,陆小凤只觉得头脑发晕,四肢无力,但心系花满楼的陆小凤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摇了摇头就忙不迭的出门了。

陆小凤全凭一腔热血赶来花家,等车开到花家冷静下来,才想起他已与花满楼决裂,又有什么身份去见花满楼,去阻止花家的联姻呢?陆小凤站在花家门口踌躇不前,这走也不是进也不是。
陆小凤也不是没想过打电话求助,打给司空摘星吧,不靠谱,要告诉他自己现在的糗样,下半辈子都会被他嘲笑,还得不到实质性的建议,于是陆小凤只得打给西门吹雪,陆小凤一通电话声泪俱下的给西门吹雪讲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让西门吹雪帮他想个办法,没想到西门吹雪丢给陆小凤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西门吹雪的原话是「我这辈子还没见过比你还要脸皮厚的人」
这是什么话?间接嘲讽他吗?陆小凤百思不得其解,正当陆小凤仍在思考西门吹雪话中含义时,一双手把陆小凤给拽进了花家。
“陆少爷,你来了直接进来便是,在门口晃来晃去弄的我脑袋疼。”说话的是花平,花家的管家。
说来这陆花两家原是世交,当年的陆家虽不及花家,也算是富甲一方,本来陆小凤也是这不愁吃不愁穿的小少爷,长相俊俏,脑袋又灵光,前途看似一片光明,可惜天有不测风云,陆小凤的父母死于一场车祸,陆小凤年纪尚小,陆家领头人又出了事,亲戚们赶忙上来瓜分财产,陆家便至此落末了。也算有些亲戚还有点良心,看着陆小凤实在是可怜,每个月给他点生活费,这些年也算是过来了。
陆小凤和花满楼打小关系就亲密,花如令和陆父也是挚交,花如令一向疼爱陆小凤,把他当作亲生儿子一般,当年出了事,第一个提出想收养陆小凤的就是花如令。
可惜陆小凤这个人,平日看起来嬉皮笑脸没个正经,骨子却傲的很,他不肯便谁也说不动他,无论花如令怎么劝他,也不肯接受花如令的帮助,只道「花伯父的心意,晚辈心领了」,花如令想来陆小凤素来和自家楼儿最亲密,便想让花满楼劝劝他,谁知花满楼和陆小凤口风一致,花满楼还反过来帮着陆小凤劝住花如令,花如令只好作罢。只是让陆小凤多来自己家里玩,给陆小凤多做点好吃的,过年过节赠他一点小礼物让他能开心一点。
所以花平自然是认识陆小凤的。
花平看到陆小凤来访像是很开心的样子,不由分说的就拉着陆小凤进了花家的院子,直往花满楼的书房走,嘴里碎碎念:“陆少爷,你可来了,我跟你讲啊,七少爷这次回来不知是中了什么邪,一开始闭门不出,每日在书房里弹琴作画,后来又突然跟老爷说他愿意接管花家的企业,老爷一开始还很高兴以为七少爷想通了,哪想这七少爷每天都拼了命的工作,可把老爷和其它几位少爷吓坏了,我们都没办法,问他什么事吧,七少爷也不肯说,想来只有你最懂七少爷的心思,也最会讨七少爷开心,这次你来了,就帮忙好好劝劝七少爷,让他休息休息。”花满楼向来对谁都是很好的,花家上上下下无人不喜欢他,花平是花家的贴身管家也是看着花满楼长大的,花满楼突然这样花平也很担心。
陆小凤来不及反应就被花平给拖到了花满楼的书房门口,看花平的样子,定是不知他与花满楼发生了什么。
“七少爷,快看看谁来了。”等陆小凤想出手阻止时,花平已经先一步大喊出声,还对着陆小凤邪恶一笑,一下子把陆小凤推进房间,顺手把房门关上了。
花平啊花平,陆小凤苦笑,跑是来不及跑了。陆小凤脸上一副视死如归准备英勇就义的表情。
花满楼正在处理公司的文件,听到花平的声音自然转过了身,便看到了紧贴在门上露出一副见鬼表情的陆小凤。心不自主的颤抖,花满楼张了张口,却没说话,只是看着陆小凤。
他怎么也没料到陆小凤会来。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又为何而来?
房间里一时之间静的可怕。
陆小凤倒没想别的,他一门心思都在花满楼身上。他瘦了,本有些圆润的脸庞变得骨骼分明,眼袋变深了,眼睛里还有血丝,想来是因为这段时间忙于工作都没好好休息。陆小凤越看越心疼,怎么就半个多月没见,就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了呢,陆小凤在心里又把自己给骂了个十万八千遍。
“你……来干嘛?”花满楼先打破了这宁静的氛围,他垂下眼帘,睫毛微颤,竭力抑制自己发抖的嗓音。
陆小凤像是没听到花满楼的问题,径直走了过去,拉着花满楼出了书房走向卧室,一把把花满楼给按倒在床上:“睡觉。”语气不容反驳。
花满楼也没想挣脱陆小凤,他一路顺着陆小凤,他实在想知道陆小凤想做什么。他听出了陆小凤语气里的怒意,他不懂他为何突然来找他,还满是生气的样子。于是在陆小凤气冲冲叫他睡觉的时候,他也没起身,只是望着陆小凤。
陆小凤哪抵挡的了花满楼无辜的眼神,心霎时软了下来,他放柔语气,道:“我听花平说,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工作,都没有好好休息过。”陆小凤有很多话想说,可当真正面对花满楼的时候,他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抬起手,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轻揉着花满楼的头发,一下又一下的梳理着。沉默了半晌,再开口道:“七童,对不起。”
要说这世界上最了解陆小凤的人,一定是花满楼,有时甚至陆小凤还没开口,花满楼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他总是能猜到陆小凤的心思。可是这次花满楼却不依不饶的问道:“对不起什么?”
花满楼平日里表现再完美,他终究也是个凡人。面对喜欢的人,他还是会恐惧、会不安、会茫然失措。他还是会不确定。他需要那个答案。
陆小凤笑了,笑的四条眉毛都飞舞了起来,他的双手无比虔诚的捧起花满楼的脸,他注视着花满楼,一字一句道:“花满楼,我喜欢你。”
说完陆小凤紧张的看着花满楼,手心开始出汗,他在等着花满楼的回答。
花满楼很愉快,眼角的笑意出卖了他的心思,他只是道:“陆小凤,我想喝你煮的粥了。”

花平看着陆小凤和花满楼离开的背影很是欣慰,果然还是陆少爷管用,一来就把七少爷也哄出门了,这样想着,花平心里又愉快了几分,连擦酒杯的动作都变得轻快起来。

“陆小凤,我觉得还是不要牵手比较好。”
陆小凤从把花满楼拐出花家之后就一直牵着花满楼的手不肯放,去菜市场买做饭的材料大包小包的,也非要单手提着,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不行,好不容易才牵到你的手,我要多牵一会儿。”论歪理,陆小凤称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
等陆小凤把菜提回家时已是满身大汗,尝到苦头的陆小凤乖乖放开了手,把菜提到厨房一一摆放好,这才想起今早花家要与穆家联姻的消息,赶忙跑出厨房,坐到花满楼旁边黏着他。
“七童,我听说花家要和穆家联姻,是真是假?”
“是真。”
陆小凤脸色一下变的煞白,他愁眉苦脸的看着花满楼:“那怎么办,我们才在一起,花伯父不会棒打鸳鸯吧。”陆小凤作势就伸手抱住花满楼,挂在他身上,表面无意,实则吃豆腐。
花满楼当然知道陆小凤打着什么心意,也不拆穿他:“穆家的确要与我们家联姻,不过不是我,是和五哥。”
陆小凤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蹭到花满楼的豆腐也心满意足,猛的起身准备去煮粥,却不料感觉天旋地转,腿上一软,一下栽倒在沙发上。
花满楼忙去摸陆小凤的额头,滚烫无比,原是这陆小凤前几日在阳台吹风得了风寒,今天情绪又大起大落,饮食又不规律,自是发了烧。
花满楼责备自己不小心,今天看到陆小凤面色潮红手心滚烫,只想他是因为太过高兴,没想到却是发了烧。花满楼赶忙把陆小凤扶到了床上。
把陆小凤扶上床把被子给盖好,花满楼本想出去倒点热水给陆小凤喝下,不料陆小凤却拉住了他。
“七童~”陆小凤本就会撩人,生病了的陆小凤面带潮红,眼光含泪,更加让人无法抗拒,“陪我。”
心软果然不是好事,花满楼想。
花满楼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原就拿陆小凤没有办法:“你啊。”
花满楼掀开被子在陆小凤身旁躺下,陆小凤贴上来抱住了他,手环在他的腰间。
生病了的陆小凤身上散发着灼人的热气,他把头搁在花满楼的肩窝里,深深的吸了口气。
桂花的香气。
“七童~七童~七童…”陆小凤一遍又一遍的唤着花满楼。
花满楼也由着他,他把手覆在陆小凤的手上,轻轻拍打着。
花满楼道:“快睡吧。”
“嗯。”陆小凤低声应了一声。
不多时,花满楼就听见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生病的陆小凤总是格外的听话,也格外的可爱。想到陆小凤黏着他不松手唤他「七童」的模样,花满楼便笑了,这笑,从心底蔓延,染翘了嘴角,染弯了眼梢。
迷迷糊糊中,花满楼也睡着了。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时光在这一刻定格下来。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