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之未知

我不在意 不足挂齿

同居那些事儿(一)(陆花现代衍生)

设定:陆花前半辈子并不认识对方
人设:世界一流黑客陆小凤x隐藏富豪花满楼
梗概:两人因为一次意外而相识同居
在同居之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和感情
ooc是我的,花花是小鸡(和我)的(⁎⁍̴̛ᴗ⁍̴̛⁎)

同居那些事儿

第一章 初相遇
01
陆小凤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倒了八辈子霉。
早上被老板辞退不说,晚上就被房东赶出了公寓,而他现在全身上下加起来就只有二十块钱。
陆小凤一边无所事事的在街上晃悠一边寻思着街上哪个地方地理位置比较好可以让他凑合先睡上一觉。

02
晚上十点。
街上的只有零星几个人。
龙马大道是条很偏僻的街道,这条街没有酒吧也没有夜市,连仅有的便利店也很早就关门了。享受夜生活的人根本不会来这里,所以一到晚上这条街就异常的安静。如果不是今天,陆小凤也绝不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条街。
摸了摸自己饿扁的肚子,陆小凤有些赌气的踢着脚下的碎石。
「哐铛———」
突然传来的声音把陆小凤吓了一跳,他抬起头就看见有三个人凶神恶煞的围着一家店,其中一个人还拿着把砍刀。
是一家花店,名字还有些诗意,叫凤栖楼。
整条街都黑了,只剩这家花店还亮着光,伴随着三个砸场子的人。街上的行人都匆匆而过,甚至专门绕远路避开这动静,没有人停下来,谁愿意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剧情,好像就只存在于武侠小说中。
这本来就是个缺少英雄的年代。

03
陆小凤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相反,他还是个很怕麻烦的人。换做平常,陆小凤一定不会去趟这趟浑水,但今天不一样,今天他很闲。他想,今天自己已经够倒霉了,总不能更倒霉吧。而且他也想看看那个今天比他更倒霉的倒霉蛋长什么样子。
好奇心驱使陆小凤走上前。
地上全是玻璃碎片和洒落一地的花,花店里狼藉一片,领头人用砍刀指着花店老板嘴里骂骂咧咧。
花店老板长相很清秀,白衬衫黑西裤,是个天生的衣架子,最简单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显得与众不同,额前的碎发刚过眉毛扫到眼睛,他瞪着他湿漉漉的大眼睛紧皱着眉头,双手死死的抓着柜台,脸上全是焦虑,显得不知所措的样子。
该死的正义感。陆小凤暗骂自己。
在理智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之前他就开了口:“你们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拿着砍刀的领头人转过身,恶狠狠的盯着陆小凤:“别多管闲事,滚!”
陆小凤倚着门框,双手交叉在胸口,笑嘻嘻的说:“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商量嘛,何必砸了人家的店呢?”
小弟一号呸了一声:“这个小白脸勾引我大哥的老婆。”
花店老板终于出声了:“李小姐虽然是我花店的常客,但是我和她并不熟,除了买花卖花之外并无任何交集,何来勾引之说呢?”
花店老板是标准的男中音,声音富有磁性、沉稳动听,给人带来莫名的安全感,即使在这样一个被人砸店且用砍刀指着威胁的场面,声音也没有丝毫颤抖,云淡风轻、温润儒雅。这让陆小凤很是受用。
领头的那个根本听不进去解释,朝花店老板吼道:“你还敢狡辩?如果不是因为你,丫丫怎么会每天都来买花,如果不是因为你她怎么会嫌我没文化突然跟我说分手?!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小白脸!我警告你离我的丫丫远一点!”
陆小凤笑了,笑声里带着嘲讽:“这么说来是你们口中的李小姐暗恋这位老板咯?她跟你分手是她的事,你去找她啊,找这位老板的麻烦是干吗?”
“你给我闭嘴!”领头人被陆小凤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拿着砍刀就朝陆小凤砍过来。
“小心!”花店老板叫道。

04
陆小凤怎么说也是个练家子,跆拳道黑带和柔道十段也不是吹的,身体往旁边一侧就轻松躲过了领头人的突然袭击。两个小弟一看大哥吃瘪,也加入了战局。
只见两个小弟一齐冲过来,小弟一号拳头直指陆小凤的脸,陆小凤的手往上一挡一招借力使力背过身架着小弟一号的手臂往上一送,小弟一号就被摔倒在地。小弟二号见状冲陆小凤来了个右勾拳,陆小凤蹲下身,拳头从陆小凤头顶挥过,陆小凤用力一拳打在小弟二号的肚子上,小弟二号也被打翻在地,捂着肚子直叫。
“你没事吧?”花店老板担忧的问。
陆小凤冲他摆摆手,领头人趁着陆小凤分神的时候,拿起砍刀又刺过来,陆小凤虽然反应够快的往后退,却还是没完全躲过,刀顺着陆小凤的手臂拉出一条很长的口子,血顺着手臂流下滑到指尖,滴落在混凝土道路上,伤口不深,混着血液仍显得触目惊心,陆小凤朝着领头人的背部就一记回旋踢,用足了全力没留一点余地,领头人几乎是飞着扑倒在地的,脸朝下。
陆小凤走过去,捡起砍刀握在手中,眼睛里全是血丝,他是真的动了气,他对着那三个人低吼:“蛮不讲理,正好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们来一个我对付一个。”
三人看情况不对,颤颤巍巍的爬起身忙不迭的跑了,领头人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叫嚣:“你们两个给我等着。”被陆小凤举起砍刀作势威胁给吓的踉跄一下,差点又摔倒在地。
陆小凤见那群人是真的走了,才放下刀往面前一丢,直接坐到地上喘着粗气。

05
花店老板听见没有了声响,急忙快步走到陆小凤面前蹲了下来,他扶着陆小凤的肩膀,听到陆小凤倒吸了一口凉气,又不安的放开:“你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
陆小凤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可能被耍了,虽然他的确伤的不厉害,但手臂上这么明显的一道伤口,外表上看起来还是惊心动魄的,他还问自己哪里受伤了?
花店老板像是感应到陆小凤心里所想,他的语气里满是愧疚:“对不起,我是个瞎子。”
陆小凤心下一惊,这才细细打量起他来,花店里鹅黄色的灯光晕开在他脸上,让花店老板看起来有着异样的朦胧之美,他的眼睛倒映着自己的面容,睫毛浓密细长,在灯光下扑闪着,但仔细看却可以发现他的眼睛虽然好看却没有聚焦,像是陨落的星辰,失去了本该有的光芒。
陆小凤在心里责怪自己不细心一来就戳人家痛处,对花店老板充满了歉意。气氛很是尴尬,陆小凤先转移了话题:“我是陆小凤,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你叫什么名字?”
花店老板被陆小凤语气里的得意逗笑:“我叫花满楼。”
“花满楼?花满心时亦满楼,真是个好名字。”
“我只知道人有两条眉毛,你又为什么会是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呢?”
“你猜猜?”
“我猜是眼睛上长了两条,嘴巴上也长了两条。”
花满楼和陆小凤一齐大笑,陆小凤觉得有趣,他和花满楼明明认识不到几分钟,他却感觉他们像是相识了很久。

06
“你伤的重吗?要不要去医院?”
陆小凤下意识的摇头,又想起花满楼看不见,道:“没事,小伤。”
花满楼像是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回了血色:“没事就好,现在太晚了,附近的诊所都关门了,我家离这里不远,先去我家里我帮你简单包扎一下吧。”
陆小凤看了眼自己仍在渗血的手臂,想这样一来也好,他也想趁这个机会跟花满楼交个朋友。

07
花满楼家离花店的确很近,走路不过十分钟的路程。
花满楼的家是独栋,小型别墅,两室一厅,装修风格和本人一样淡雅素丽。
花满楼一进家门就驾轻就熟的走进房间,陆小凤看着花满楼走路都带着风的背影又一次的深深怀疑花满楼是不是真的瞎了。
回来的一路上陆小凤出于对残疾人士的关心,想要扶着花满楼,没想到花满楼直接拒绝了,陆小凤就看着花满楼连个导盲棍都没拿,身姿挺拔的走在路上,直线走的笔直,拐弯拐的上好,连顿都没有顿一下的走回了家。
陆小凤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颠覆。

08
花满楼拿出来的医疗箱种类齐全、品种丰富,在陆小凤还没开口询问之前花满楼就解释说:“我看不见,所以常常会磕磕绊绊,就多准备一点在家里以防万一。”
陆小凤母爱泛滥,心中脑补花满楼从小失明、受尽委屈的画面,看向花满楼的眼睛里居然有了母鸡护幼崽的神色。
花满楼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思索是不是天气凉了,起身把窗户关上。

09
陆小凤自觉的清洗伤口拿起纱布给自己包扎,花满楼在旁边坐下望向他,他总能准确的找到方向:“陆小凤,谢谢你。”花满楼说的很诚恳。
面对花满楼认真的道谢陆小凤不好意思起来:“别放在心上,我这人就爱路见不平。”也不知道谁天天躲着麻烦。
“对了。”花满楼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龙马大道呢?”
“我今晚刚被房东给赶出了门。”陆小凤不在意的回答,他正折腾着自己的纱布,一只手怎么也绑不好,纱布一直往下掉。
花满楼抬手接过纱布,打了一个很漂亮的结。
“你?”陆小凤拿起手在花满楼面前晃了晃,现在瞎子都是这种操作?
花满楼笑着打掉陆小凤在他面前晃悠的手:“我虽然是个瞎子,但是听力和嗅觉都比常人灵敏。”
陆小凤这才想通:“原来如此。”
彻底放松下来的陆小凤倒在沙发上。
「咕——」
一天没吃饭的肚子不受控制的发出了抗议。
花满楼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声,笑的全身颤抖上气不接下气,他觉得陆小凤真是太有趣了,他太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陆小凤本来很尴尬,看到花满楼笑的这么开心也就跟着笑,他很自然的伸出手揉了揉花满楼的头:“有这么好笑吗?”
花满楼笑的肚子疼,一边揉肚子一边起身:“我家里只有速食,你先凑合一下。”
陆小凤乖乖跟着他,花满楼笑他:“你好像一只小狗哦,一直跟着我。”
陆小凤挠他:“那也是只不好养的狗。”
花满楼身上是痒痒肉,被陆小凤挠的受不了,嗔道:“你再这样我就不给你吃饭了。”
陆小凤灰溜溜的收了手,对着花满楼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我听得见。”
陆小凤人生中第一次如此佩服一个人,还是个瞎子。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10
虽然是速食,但陆小凤依旧吃的津津有味,他本来就不挑食。
花满楼两手撑着脑袋歪着头看着他,准确的说应该是听他吃东西,虽然看不见,但他也可以大概想象出陆小凤吃东西的样子,肯定是狼吞虎咽、毫无形象,花满楼光是想象,嘴角就抑制不住的往上翘。
“跟我一起住吧。”
陆小凤嘴里刚放进一口饭,被花满楼的话给呛到,直接喷了出来。花满楼贴心的给他递了杯水。
等陆小凤喘过这口气,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花满楼:“你说什么?”
花满楼笑意盈盈的回他:“你不是说你被房东赶出来了吗,我家刚好有一间空房,你住下来正好。”
“我们才认识不到两个小时。”
“我知道啊。”花满楼歪着头看着陆小凤,像是不理解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陆小凤有些无奈扶额,现在在他眼里花满楼就是不谙世事、懵懂无知的小白兔:“你连我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就让我住下来?”
花满楼皱眉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笑了:“你救了我。”
“救了你也不代表我是个好人。”陆小凤循循善诱。
“你如果是个坏人的话就不会跟我说这样话了。”花满楼理所当然的说。
陆小凤被花满楼梗的无话可说,没想到花满楼看上去文文弱弱,却是伶牙俐齿。

11
陆小凤不否认他对花满楼很有好感,跟他在一起感觉很舒服,能让陆小凤对一个陌生人毫无戒心,花满楼是第一个人。
但陆小凤不喜欢占别人便宜。
陆小凤并不是个没有朋友的人,反而他是个朋友很多的人,他的朋友来自五湖四海、各式各样,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也不在少数,只要他想,他绝对不至于搞到流落街头的地步。
他也不是不喜欢麻烦朋友的人,大多是时候他都很乐意折腾他的朋友。但陆小凤还算个有良心的人,自己能解决的麻烦他也不会随便去麻烦别人,这是他的原则。

12
“不可以吗?”花满楼委屈的望向他,眼睛湿漉漉的像只被欺负的小猫。
陆小凤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救了个冤家。
花满楼本来就生的好看,还用水汪汪的眼睛无辜的看着自己,陆小凤受到暴击,这让他怎么拒绝?这是赤裸裸的犯规!!!陆小凤在心里无声谴责。
“也不是不可以。”陆小凤好声好气劝导花满楼,“我今天不仅被房东赶出来,还被老板炒了鱿鱼,我现在全身上下只有二十块钱。”
“哦。”花满楼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不为所动。
陆小凤无语望天:“我没有工作意味着就没法给你房租,这样你很吃亏的。”
“我不介意啊。”花满楼伸出手在桌上摸索,陆小凤叹了口气把勺子递给他,花满楼从陆小凤的碗里挖了一大勺卤肉饭塞进嘴里,笑嘻嘻的对着陆小凤。
花满楼嘴里塞满了饭,腮帮子鼓鼓的,陆小凤觉得他又像只仓鼠,陆小凤在心里诽谤,卖萌可耻。
“可是我介意,我不喜欢欠人人情。”陆小凤终于调整好自己母爱泛滥冒着粉红泡泡的心态,咳了一声,声音低沉严肃的对花满楼说。
花满楼皱着眉想要反驳,无奈嘴里塞满了米饭,他急忙的在嘴里快速嚼着想快点吞下去。
陆小凤认命的给花满楼递了杯水:“慢慢吃,吃完再说。”口气不自觉的放温柔。

13
等到食物完全下肚,花满楼喝了口水才慢慢开口:“可是你走了,今天那群人再找上门来怎么办?”花满楼撇着嘴压低了声音。
陆小凤之前倒没想到这一点,现在细想的确是这样,这种事情没出大事之前警察也不会管,报警大不了拘留几天,等拘留出来他们还会找花满楼麻烦,“可是……”陆小凤还在犹豫。
还没等陆小凤把话说完花满楼就打断了他:“而且今天你为了救我受了伤,如果我不做些什么报答你的话,我会良心不安自我谴责的。”老天爷啊,花满楼甚至带了哭腔,陆小凤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
“如果你真的介意的话,你就在这里住一个月,这样你既可以保护我我又可以报答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够你找新房子和新工作了,怎么样?”花满楼发起最后的进攻。
K.O
陆小凤知道自己完蛋了:“好好好,听你的,我就在这里住一个月。”陆小凤发誓,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绝对看得花满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
陆小凤一边收拾桌上的餐具一边想,怎么感觉自己进了狼窝?

14
陆小凤答应花满楼之后,花满楼就进房洗澡了。
陆小凤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他在深刻的反思自己怎么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被色诱,这丢人可丢大了。
花满楼不一会儿就出来了,陆小凤刚想起身也去洗澡在看到花满楼的那刻就愣住了。
花满楼穿着一件小熊睡衣,连体的,有帽子,还有一条尾巴,花满楼的刘海湿湿的贴在脸上,头上戴着小熊帽,还有对耳朵,脸上因为刚洗完澡红扑扑的,像个洋娃娃。
这是传说中的反差萌吗?
说好的温润儒雅气质高雅的翩翩公子哥呢?
陆小凤突然就明白了女生为什么这么喜欢玩偶了,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陆小凤下意识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要是流鼻血了他陆小凤这辈子的名声就算彻底完蛋了。陆小凤在心里咆哮道:陆小凤,你可是个直男,纯种的直男,比纯净水还要纯的直男!

15
花满楼坐在了陆小凤旁边,奇怪的问他:“你喜欢看这种节目?”
电视上播放着购物频道,主持人还在激情洋溢的叫着「不要九千九百九十八,不要九百九十八,只要九九八,液晶电视带回家!」
陆小凤连忙把电视关掉,心虚的解释:“没什么好看的随便按的。”
花满楼点了点头没说话。
“不过你不是看不见吗?家里为什么要装电视?”
花满楼笑着说:“我虽然看不见,但是听的见啊,电视开着,里面会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很有趣,也不会显得家里太寂寞。”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脸上的笑容觉得心酸,他是内心怎样坚强,才能够笑着说出这些话?才能够在有缺陷的情况下还能如此热爱生命?
陆小凤突然想抱抱他。

16
“陆小凤。”花满楼看向陆小凤,“可以给我摸一下你的脸吗?”
陆小凤吃惊的用指头指着自己:“我?”
“嗯。”花满楼点了点头,“既然我们都要同居了,我想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同居?陆小凤皱眉,怎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不过他总是没办法拒绝花满楼的。
“好。”
花满楼指尖有些凉,触到陆小凤时陆小凤却觉得脸有些发烫。
花满楼是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他的手划过陆小凤的眉毛,再到鼻子,然后触到脸庞。花满楼笑了,眼睛弯成月牙:“你有酒窝。”他手上用力使劲戳了两下。
陆小凤只觉得心跳如雷,整个身体都在蒸发热气。他暗骂自己不争气,虽然花满楼很好看,不对,是非常好看,但是再好看他也是个男人,不就摸了下脸吗你就这么激动。陆小凤闭上眼在心里默念:我是直男,我是直男,我是直男。
花满楼自然不知道陆小凤现在内心在想些什么,他乐呵呵的戳完了酒窝就顺势摸到了陆小凤的胡子,他又觉得有趣了:“你的胡子好扎手。”
陆小凤终于找回理智:“胡子不扎手怎么叫胡子。”
花满楼这时已经放下了双手:“我记住了,你是有着四条眉毛和大酒窝的陆小凤。”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的眼睛,他的眼睛虽然蒙着一层雾,但在灯光的折射下却在发着光,显得异常的好看,陆小凤觉得自己不能再和花满楼单独待下去了。
“我先去洗澡了。”他突然起身向着浴室冲刺,留下一个仓皇逃跑的背影。

17
等到陆小凤洗完澡已经差不多一点了。
被老板辞退、被房东赶出门、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外加莫名其妙打了一架自己还挂了彩。大概没有比今天还倒霉的一天了吧。
陆小凤一沾到床疲惫感就席卷而来,眼皮不住的打架,花满楼家的床很软,软到陆小凤陷下去就不想起来,陆小凤已经记不起自己有多久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子了。
他不想思考,他实在太累了。

18
「咚咚咚——」
“请进。”陆小凤的头埋在枕头里闷声应道。
门轻轻打开了,花满楼却没有进来,他只是站在门口。
“陆小凤,晚安。”花满楼轻声说。
陆小凤没力气抬头,可是声音不自觉的放软放柔:“晚安。”他也轻声回答。
房间突然黑了,花满楼帮他关了灯,轻手轻脚的带上了门。
陆小凤在进入梦乡之前开心的笑了。

19
今天或许也没有那么倒霉。

———————————————————————

 @812033715  @天上的云在飘  @对月亮笑  @阁楼里未闻花名  @我本将心向明月  @相葉茶炸雞塊 (这些事上次提出要艾特的朋友们,还有些亲们的id实在太难找了( ・᷄ὢ・᷅ )重名太多了,就没艾特抱歉了)

大家可以叫我阿璐哦,叫仙女宝宝好害羞哦~( ・᷄ὢ・᷅ )

大家的喜欢是更文的动力,如果喜欢的话请多给小心心以及评论哦~比心

评论(3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