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之未知

我不在意 不足挂齿

西门吹雪的后悔事(原著恶搞向/短篇一发完)

*陆小凤x花满楼

西门吹雪自认为这辈子就没有自己会后悔的事儿。
但人吧,既然没有活满一辈子,话就不能说的太绝。
西门吹雪还真就后悔了这么一次,他无比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哪根筋没搭对答应把自家儿子给陆小凤那个王八羔子养,养出这么个小王八羔子出来,西门吹雪表示心很塞。

娶孙秀青是个意外,和她生下个儿子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西门吹雪是个剑客,无情的剑客,一个无情之人怎么能有所牵挂,有牵挂就会有弱点,有弱点就无法炼剑。
西门吹雪生而为剑,他的一心只有剑。紫禁之巅与叶孤城一战后,西门吹雪便再没有见过孙秀青他们母子倆,所以陆小凤的突然造访,连他都是万万想不到的。

“西门,把你儿子借给我玩两天怎么样?”
西门吹雪冷冷地看了陆小凤一眼,没说话。
陆小凤又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道:“我和花满楼闲得无聊,反正你又不愿意养,给我们养,我保证把灵犀一指和流云飞袖都毫无保留的教给他,绝不是个亏本买卖,你再想想?”
西门吹雪擦剑的手顿了一下,竟有了丝笑意:“你若是愿意再把你的胡子刮个干净,那么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等西门吹雪再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在陆小凤的手里,是一年之后的事了。
他出庄杀人,斋戒三日,一剑封喉,回万梅山庄的路上正好途径桃花堡,江湖处处都在传江南花家的七公子不知从哪带了个孩子回家,花家老爷给当成亲孙子一样,宝贝的不得了,西门吹雪这才想起,这孙子,不正是自己的儿子,西门公子吗?
西门吹雪想,既然来都来了,自己的亲生骨肉总要见见的,就一个飞身进了桃花堡。

在桃花堡的中庭撞上了个小孩,小孩一身白衣,大概四五岁的模样,脸白净净的,头束青冠,面色红润,一双大眼睛扑闪着,笑的天真无邪,眼睛弯成月牙。
小孩笑嘻嘻的望着西门吹雪,奶声奶气的问他:“你是谁呀?”
西门吹雪略一斟酌:“陆小凤的朋友。”既然在桃花堡就自然是花家的人,若是花家的人就一定认识陆小凤。
小孩一听,兴奋的拉住西门吹雪的手晃悠道:“原来你是爹爹的朋友!”
西门吹雪沉默,疑惑的看着小孩。
小孩见他不说话,怕他不信,站直了身板得意的介绍:“我叫西门公子,又名陆大凤,有三个爹爹,大爹爹陆小凤,二爹爹花满楼,还有个没见过面的老子叫西门吹雪。”
陆……陆大凤?!
西门吹雪震惊的说不出话,西门公子见他还不开口,以为他不信,拽住他道:“你不信?我带你见我爹爹去!”

“七童,亲一个嘛~”
“七童,我昨晚不是故意的,下次我一定注意克制自己,你别生气气着自己,我心疼,要杀要剐随你便。”
西门公子拉着西门吹雪过来就听到陆小凤和花满楼的对话。
西门吹雪黑着一张脸,西门公子捂着嘴“吃吃”的偷笑。
陆小凤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陆大凤,去去去,别躲在外面偷听,打扰我和你二爹爹谈恋爱!”
冷,这阳春二月冷的却似掉进了冰窟,西门公子皱起眉整了整衣服,今日穿的不少啊,东瞧西看才发现这冷意是从旁边这位自称是爹爹朋友的人身上传来的。
花满楼的屋子里突然没了声响,等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说话,是花满楼,声音还是那般儒雅动听:“西门庄主既然来了,就快快进来吧。”
西门公子一听,欢快的蹦跶着过去打开了门,扑进花满楼怀里才突然想到,西门庄主叫的好像不是自己?
西门吹雪跟着西门公子走了进去,对着花满楼点了点头:“花公子。”
西门公子瞪大了双眼,指着西门吹雪半天说不出话:“你你你!”
陆小凤摸着两撇胡子摇头晃脑道:“没错,他就是你亲老子,西门吹雪。”
冷意更甚,连陆小凤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西门,你这样板着张脸会吓着孩子的。”
西门公子竟马上配合陆小凤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花。
西门吹雪依旧冷着张脸。
花满楼倒被这父子两逗笑,用纸扇敲了下陆小凤的脑袋,笑道:“西门庄主莫见怪,他们两个,一个是人小鬼大,另一个啊,是永远也长不大。”
陆小凤蹭到花满楼身边,把西门公子从花满楼怀中给扔了出去,笑意盈盈的望着花满楼:“就是因为长不大所以需要花兄好生照顾嘛。”
西门公子一个侧空翻完美落地,对陆小凤做了个鬼脸:“大爹爹不要脸,这么大个人了还成天跟二爹爹撒娇。”
陆小凤一把抱住花满楼:“你有本事也别一天到晚来找你二爹爹,你要记住,你二爹爹可是我的人。”
西门公子不服气也冲上去抱住花满楼:“才不,二爹爹是我的!”
花满楼失笑,摇头叹了口气:“真拿你们没办法。”
西门吹雪感觉自己被彻底无视,他这一生从未被如此无视过,手握成拳,骨头咔咔作响。
有杀气!
陆小凤和西门公子对视一眼,立马达成共识,放开花满楼溜回自己凳子上坐正,西门公子歪着头闪着星星眼,甜甜的冲着西门吹雪叫了一声:“爹~”
叫的西门吹雪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西门吹雪这时就已经初步认识到,把自己儿子交给陆小凤养是多么错误的一个决定。
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正义,西门吹雪认为自己的儿子果然还是要自己带的,决心要把西门公子给带回万梅山庄自己调教,把他带回正途。
“我想把他带回万梅山庄。”
“我不回去!”
西门公子一听情况不对劲,脸色一变,窜进花满楼怀里死死不撒手。
陆小凤笑了:“怎么,看着眼馋想自己带娃了?”
西门吹雪冷眼瞥了陆小凤一眼,又转眼对西门公子道:“你可曾习过剑?”
西门公子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没有,陆小凤说这玩意儿学了也没用,二爹爹说我太小也不许我学。”
“臭小子,叫谁陆小凤呢,我是你大爹爹!”
西门公子对着陆小凤哼了一声。
西门吹雪不理会,继续问:“想学吗?”
西门公子像被吸引了一般,跳到地面脆生生的回答:“想!”
“想就跟我回万梅山庄。”
西门公子为难了,抓住花满楼的衣摆眼珠子咕噜噜的来回转,他既想学剑法,又舍不得陆小凤和花满楼。
陆小凤叹口气:“去吧,你老子可是天下第一剑客。”
西门公子快要委屈哭了:“你明明就是想赶走我好和二爹爹独处,坏蛋爹爹!”
花满楼递给西门公子一颗桂花糖,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乖,西门庄主是你亲爹,也是个好老师,天下间已没有人比他更懂剑,你先跟他回去,若是想我们了,我和你大爹爹都在家等你。”
西门公子眼泪汪汪的看着花满楼:“真的吗?”
花满楼笑了笑:“嗯。”
西门公子这才笑开怀,鼻子冒着鼻涕泡泡跑过去蹭在了陆小凤的身上,奶声道:“那二爹爹就交给你照顾了,大爹爹你不准晚上再欺负二爹爹哦。”
陆小凤奇怪道:“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二爹爹。”
西门公子仰着头道:“明明就有!昨天晚上我就有听到二爹爹他……”
西门公子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小凤一脚给踹出了房间:“陆大凤你快给我走!”
花满楼轻咳一声脸颊泛红,不自然的加快了扇纸扇的频率。
西门吹雪倒是神态自若:“那我就先告辞了。”
花满楼也道:“西门庄主慢走。”

西门吹雪离开桃花堡之前花满楼特意叫住了他。
“西门公子平日里被我和陆小凤惯坏了,西门庄主不要介意。”
陆小凤应和道:“那小子油嘴滑舌会说话的很,谁都喜欢他,自然会被惯着。”
西门吹雪看了眼陆小凤:“你这是在夸自己?”
“那当然,我要是不会说话,我家如花似玉的七童怎么被我骗到手的呢?”
花满楼摇了摇头,用折扇拍了下陆小凤:“胡闹。”
花满楼又道:“西门公子还是个孩子,希望西门庄主别对他太严厉了。”
“我的儿子,我知道该怎么教。”
“是我多言了,西门庄主不要见怪,虽然他是你儿子,我们家也是把他当宝贝一样的。”
西门吹雪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转身上了马车。
陆小凤笑着叫道:“西门,看在朋友的面子上给你个忠告,那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

西门吹雪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把陆小凤的忠告给放进心里。
西门公子来的前半年还算听话,每日乖乖练剑,嘴巴又甜,全庄上下的芳心都被他给掳去。
不得不说是自家儿子,天赋还真不一般,对剑悟性很高,西门吹雪每次只略一点拨,西门公子就领会了。
半年之后,西门公子坐不住了,嫌万梅山庄太无聊,吵着要回桃花堡。
西门吹雪当然不准,学剑最重要的就是静心,心有杂念怎么能学好剑?
所以当西门公子第一次把厨房给搞得乱七八糟的时候,西门吹雪没在意,只当他耍小孩子脾气,挥了挥手对奴婢说:“由着他。”

西门公子学会剑法,又有灵犀一指和流云飞袖傍身,何况还有平日里常常来花家找大爹爹玩的司空摘星教他轻功。西门公子不多时就成了各家各户的噩梦。
每天打着西门吹雪儿子的称号出去招惹是非,打了人就跑,偶尔还偷几件绝世宝贝拿回万梅山庄把玩。
当第三十次西门吹雪打发走江湖各派来讨人的探子时,他终于忍不住了。
“出来。”
西门公子也不怕,叉着腰挺着肚子和西门吹雪对视。
西门吹雪在心里诽谤,自己这是造的哪门子孽哟。
“祸闯够了?”
“没有,你一天不让我回桃花堡,我就一天不停止惹祸!”
西门吹雪冷冷道:“有本事自己回去。”
西门公子瞪着眼,气的呲牙咧嘴,又说不出话,打不打得赢自己老子,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西门吹雪见西门公子说不出话,袖口一挥,大步离去。走路都带着得意的风。
西门公子还真消停了好几日,但如果西门吹雪以为自己打个胜仗,那他就大错特错了,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是出奇的宁静。

西门吹雪看着眼前的熊熊大火,气的一把提溜起西门公子,策马离开万梅山庄。
西门吹雪到桃花堡的时候,身上带着前所未有的寒意,一把把西门公子给扔到地上,连陆小凤都吓了一跳。
花满楼皱眉,把西门公子给抱进了怀里。
陆小凤问道:“怎么了?”
西门吹雪冷冷道:“你自己问他。”
西门公子悄悄看了眼西门吹雪,抓紧了花满楼的领口,小声说:“我……我把万梅山庄一把火给烧了。”
“哈哈…哈哈哈。”陆小凤一听,笑的四条眉毛都要翘到天上去,捂着肚子全身颤抖。
花满楼竟也没忍住笑了出来。
“好儿子,居然做了一件你大爹爹这么多年一直想做却没做成的事。”
西门公子面部狰狞,一副想笑却不敢笑的样子,捂着嘴闷哼两声。
西门吹雪忍住了自己想杀人的冲动,青筋凸起,瞪着西门公子,字一个个从牙缝里蹦出来:“再让他呆下去恐怕要把整个江湖都得罪完。”
花满楼装作生气,用纸扇打了下西门公子的手心:“知错了没?”
西门公子立马领会,瘪着嘴狂点头:“错了错了,爹爹别生我的气~”
眼睛湿漉漉,语气带着哭音,哪还有在山庄里混世大魔王的样子,西门吹雪抚额,自己的一世英名怕是要毁在着混小子手上,当初自己怎么会答应把儿子给陆小凤养?脑袋被门砸了吗?
西门吹雪咬牙道:“这小子还是给你们养,再在万梅山庄呆下去不仅是山庄,可能整块地都得给他弄没。”
“爹爹再见!”西门公子愉快的挥了挥手,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态度太明显又装出一副舍不得的模样,“我会想你的,爹爹。”
西门吹雪挑眉,还是别了吧。
转身毫不犹豫的走了。

结果还没走远就听到西门公子大叫:“大爹爹你让我烧掉万梅山庄的主意太棒了!”
陆小凤这时想要捂住西门公子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西门吹雪已经回来了,挟着杀气。
陆小凤尴尬的笑了两声,飞快的猛亲了一口花满楼,对着西门公子道:“好好照顾你二爹爹,要是我回来看到你二爹爹掉了一斤肉,我就把你给卖了!”
西门公子翻了个白眼:“私自买卖儿童是犯法的。”
陆小凤没回嘴,因为他已经回不了话,西门吹雪这时已经追了过来。
剑已出鞘,锋芒毕露。
一转眼两人就不见了踪影。
西门公子捂着肚子“吃吃”的笑着,花满楼无奈摇了摇头,捏了把西门公子的脸:“这下满意了?”
花满楼对着陆小凤离开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同情的眼神,随即就被西门公子吵着要吃桂花糖给转移了注意力。

西门公子如愿回到了桃花堡,西门吹雪也有了这世上最后悔的事儿。
当然,陆小凤被西门吹雪追杀了足足半年的事就是后话了。
故事还很多,我们下回再聊。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