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之未知

我不在意 不足挂齿

上错花轿嫁对郎(二)(陆花/k莫)(古风欢乐向)

*柯辰(ko)x郝眉
*陆小凤x花满楼
人物ooc

微博id:简之未知

前文链接

第二章 新婚日

陆府
王妹给下的蒙汗药,怕花满楼半路上醒来走人足足下了两个人的量,所以花满楼整整睡了三天三夜才醒。
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还不清醒,就听到外面敲锣打鼓人声嘈杂很是热闹,花满楼刚想掀开轿帘打探情况,轿帘就被打开,花满楼偷偷掀开盖头看,是两个姑娘,扎着发髻丫鬟打扮,两人看了眼轿里的花满楼,就冲着外面大声喊道:“郝少爷来咯!”
“我…”花满楼辩驳的话还没说出口,两个丫鬟就半弯下腰,双手交握放在腹部恭恭敬敬地笑道:“郝少爷请~”
花满楼稀里糊涂的下了花轿,盖头还在脑袋上,看不清路,花满楼只能由丫鬟领着走,周围喇叭声、敲锣声、呼喊声不绝于耳,花满楼听的有些发怔,跟着丫鬟跨过好几个门槛左拐右拐到了类似大堂的房间里,声音才小了些,花满楼站定又想开口的时候,忽然有一双手覆盖上他的指尖,与他交握。
是一双比他大的手,手掌带茧有些粗糙,却足够温热,给站在大堂里心里焦躁不安的花满楼寄予了唯一的安全感——是他的夫君,准确来说应该是郝眉的夫君,陆小凤。
“一拜天地!”
陆小凤转身冲着身后弯腰鞠躬,花满楼不自觉的就跟着他一起鞠躬。
“二拜高堂!”
陆小凤又贴心的扶着花满楼的肩膀把他转了过去,继续握住他的手,带着花满楼向前鞠躬。
“夫妻对拜!”
事情发生到这一地步也回不了头了,花满楼干脆侧过身和陆小凤对拜。
“送入洞房!”
花满面明显感觉到人群涌了上来,在身后起哄拥着他,陆小凤好像是感觉到了花满楼的停顿,停下步子把花满楼护在怀中,让他与人群隔离,凑到花满楼耳边轻声说:“没事,有我呢。”

陆府很大,从大堂离开走了好一会儿才到陆小凤的房间,陆小凤的手有意外的安抚作用,花满楼镇定下来脑子也清醒了,把从大堂到房间的路记下来了七七八八。
等把凑热闹的人阻挡在门外,世界才彻底安静了下来,陆小凤牵着花满楼带他到床上坐下。
“你可以掀盖头了。”
花满楼抿着嘴不知所措,之前他想把上错花轿的事情一股脑托盘说出,现在冷静之后却犹豫了,他并不清楚陆小凤的为人,他不是郝眉这个消息传出去对他很危险,而且另一边,皇上要是知道自己误了和柯辰的婚事一定会勃然大怒从而迁怒花家,这是花满楼最不愿看到的结局。
花满楼还在思考公开身份的利弊关系就感到有颗脑袋凑了上来:“这盖头捂着你不会闷吗?”
花满楼被他逗笑:“有点闷的。”说完一把掀开了盖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笑脸,娃娃脸,圆鼓鼓的,眼睑深陷泛着细碎的光芒,酒窝印刻在脸颊显得格外俏皮可爱,嘴上的两撇胡子得意的翘了起来像要飞上天似的。
陆小凤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直盯着花满楼看,花满楼被看的脸红,不自然的咳嗽一声,低下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原有人跟我说你有四条眉毛,我还不信,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
“我不仅有四条眉毛,还有三只手、两双眼睛、四只耳朵呢!”
花满楼觉得这人实在是有趣,说起话来东一句西一句想象力联翩。
“你就是陆小凤?”
“我就是玉树临风、雪白干净并且有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花满楼笑了,他还从未遇见过这么大言不惭夸赞自己的人。
“你叫郝眉?”
陆小凤直勾勾地看着花满楼,花满楼被看的心虚抿着嘴不答话。
陆小凤又继续道:“郝眉,好美,果真是人如其名,你笑起来好看极了。”
“夸起人来倒不含糊,陆少爷果然不负虚名。”
“我这人可只说实话,句句属实~”
花满楼无奈的摇头:“轻浮油滑。”
说完身体乏力,倒在床沿上支着身子,陆小凤笑嘻嘻地接受花满楼的批评,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起身,神秘兮兮地冲花满楼道:“我出去一下,你等等。”
花满楼不知道陆小凤又在打什么主意,他也没力气去管了,吃了蒙汗药之后的药劲还没过去,再加上他多日没有进食,幸亏有武功底子帮他撑着,不然换个普通人早就倒下不知多少回了,花满楼半闭着眼,全身疲惫不堪。
陆小凤回来的很快,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花满楼睁开眼,看见陆小凤手里捧着一大堆吃的,八珍糕、叫化鸡、苏式月饼、桂花糕…
陆小凤把花满楼给拉到桌子边坐下:“我之前看你面色苍白出冷汗,想你肯定是长途跋涉过来没有吃好和休息好,我叫厨房准备了点你们的家乡菜,不知道你吃不吃的惯。”
花满楼心下吃惊,没想到这花花公子竟然还有如此细腻的一面。
“谢谢你。”
“以后我们可就是夫妻了,谢什么。”陆小凤看着花满楼吃东西,突然又问道,“那以后我该如何称呼你呢,眉眉?”
花满楼顿了一下:“你以后还是叫我七童吧。”
陆小凤奇道:“七童?为何叫七童?我听说你们家你是独子啊。”
“就是个乳名,你只管叫便是。”
陆小凤支着脑袋望着花满楼,甜甜地叫了一声:“七童~”叫了一声好像没叫够似的又喊了一声:“七童~”
把花满楼喊得面色发红耳尖都发着亮。
“不仅人好看,连名字都这么好听。”
“你对每个姑娘都这么讲的吗?”
“只对你一个。”
花满楼说不出话,整颗心扑通扑通的直跳。他今个总算弄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子喜欢陆小凤了。

填饱了肚子,时辰已到子时,可花满楼现在坐也不是走也不是,难道真要他和陆小凤一同入寝?
“七童,你再这么盯着我看,我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花满楼被喊回神,听到陆小凤的话又脸红起来,心里暗想这陆小凤满嘴情话,也不知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陆小凤看着眼前涨红了脸皱眉思考的花满楼欢喜不已,本来突然娶妻的主意他并不太赞同,只是顺了父母的意,没想到嫁来个如此倾城又可爱的打紧的媳妇,陆小凤现在还真想抱住自己父母好生感谢一番。
陆小凤拉住花满楼的手把他带到床上,自己走到床边的檀木柜里拿出一床全新的被子给铺在了床边的桌子上,然后自顾自的躺了上去。
“你?”花满楼疑惑的看着他。
“你放心睡吧,今晚我就睡这。”
花满楼侧着身子躺下,陆小凤仍在看着他,眼里挂满了笑意。
这陆家陆少爷和眉弟弟口中所诉的怎的不似一个人?不仅细心贴心,而且从头到尾没想过要占自己便宜,说他好色、风流成性、整日流连于声色场所花满楼是万万不信的。
花满楼想着,也闭上了眼,疲惫感席卷而来,不多时便睡着了。
陆小凤看向花满楼的睡颜,雪白晶莹的皮肤透着红晕吹弹可破,睫毛一颤一颤的,鼻梁高挺眉目温润,红润的仰月唇微微上翘,好看的不似人间之物。
陆小凤也笑着闭上了眼。
来日方长,这个娘子,他是要定了。

柯府
“菩萨保佑啊菩萨保佑,保佑我一定要度过这趟劫难!”
“好啦李姐,别念了!我听花哥哥说他和柯将军只是幼时见过一面,说不定早把他长什么模样给忘记了。”
“但愿如此吧。”
李姐正说着,花轿已经到了将军府,将军府冷清肃静,送亲的队伍在路上热热闹闹,现在却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将军府的人给招惹上杀身之祸。
“来者何人?”
将军府门口站着小卒,一出口就把李姐吓得魂都要丢掉一半,李姐赶紧拉住郝眉陪笑道:“这是花府的花少爷,今日是来和柯将军成亲的,麻烦两位小哥进去报个信?”
小卒听到来意脸色也缓和了些:“你们在门口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没过一会儿小卒就带着一个人出来了,一身上好的丝缎,大约四五十的年纪。
“这位就是花少爷吗?”
李姐忙一推郝眉:“是,他就是!”
这人冲着郝眉作了一个揖:“花少爷好,我是柯府的管家,柯少爷已经等你多时了,请快快随我进来吧。”
郝眉仗着自己盖着红盖头别人看不见他的表情,尽情的翻了个白眼,李姐之前告诉他柯辰这段日子在前线打仗可能还没回府,他还抱着侥幸的心理,能拖一日是一日,现在听管家的说法就是柯辰已经回来了,而且还在等他!想到马上就要被拆穿,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郝眉,此刻的内心还是有点怂的。
李姐一听柯辰就在府上,浑身出汗腿脚都在打颤,把郝眉推出去就道:“花少爷我给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扭着腰飞快的逃走了。
“你!”
被队友背叛的郝眉气的直跺脚,被柯管家拉住:“花少爷,这边请。”
郝眉尬笑两声也只好跟着柯管家走。
“柯管家,我听说柯将军这几日不是在打仗吗,怎么会在府里呢?”
天灵灵地灵灵,菩萨快显灵,郝眉疯狂祈祷现在柯辰不在将军府。
“前段日子柯少爷是在打仗,这几日专门回来见花少爷的。”
“哦,呵呵,是吗。”
看来菩萨太忙听不见自己的需求,郝眉叹口气,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柯管家带着郝眉走到大堂,让郝眉坐下:“花少爷,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请少爷过来。”
“好~”
郝眉听到管家离开的脚步声,一把掀开盖头,好奇地左顾右盼,见整个将军府冷冷清清也没什么下人在,将军府又这么大,距柯辰来肯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郝眉本来就坐不住不爱等人,走到门口望了两眼,见没人看见,就悄悄从大堂后门溜了出去。
郝眉是个不记路的主,将军府的路又绕,郝眉走来走去把走回大堂的路给忘的干干净净,正着急的不知所措时,突然一股饭菜的香味飘入鼻中。
“好香!”
郝眉循着香味走,最终走到厨房前,郝眉推开房门,火灶前站着一个黑衣男子,男子身旁摆着——
“白切鸡、红烧猪蹄、清蒸鲈鱼、酱鸡、腊肉、炒金丝、烩银丝…
郝眉嘴里念叨着把菜名一个个报出来,趁黑衣男子不注意溜到了灶台旁。
“你是?”
“我是郝……好远嫁过来的花少爷花满楼,我看你这菜做的色香俱全,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郝眉咽了口口水。
男子把菜往前一推,示意郝眉吃菜,郝眉这才把眼神从白切鸡转到男子身上。
男子黑衣束腰,眉目俊雅,品貌非凡。
“将军府就是将军府,连厨子都这么帅。”郝眉右手抓起鸡腿,左手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嘴里含糊不清。
男子轻笑:“多谢夸奖。”
“哇,这红烧猪蹄也太好吃了吧!香润可口,入口即化,回味无穷,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猪蹄!”
“喜欢就多吃点。”
等郝眉咽下最后一口腊肉,才想起问男子:“对了,你是这将军府的厨子,你肯定见过你们将军,你们将军人怎么样啊?”
“不太清楚。”
“我听人说你们将军整日板着张脸不苟言笑,像是有人欠他万两白银一样,也不爱说话,人冰冷冷地,幸好啊…”
“幸好什么?”
“没什么。”郝眉赶忙往嘴里塞了一只鸡翅,差点就把他不是花满楼的事给说漏嘴了。
男子用抹布擦干净手里的水渍,望向郝眉,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眼角却含着笑意。
“好吃吗?”
“太好吃了,想到将军府的人能天天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我就羡慕嫉妒的不得了!”
男子点头,郝眉看着男子走到门口,急忙喊道:“你要去哪?”他还没找到回大堂的路呢。
“练武场。”
“练武场?!”郝眉一听眼睛都在发亮,丢开鸡腿跑上去拉住男子,把要回大堂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将军府的练武场肯定有很多新奇的兵器,我也想去,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男子沉默,郝眉以为他不同意,抱住男子的手臂眨着眼,撒娇道:“我真的很想去,看一眼就走,不会告诉将军的,好不好嘛~”
男子低眸轻笑:“好。”

将军府后院的练武场刀枪弓弩样样齐全,郝眉玩的不亦乐乎:“平日里爹都不准我用家里的好兵器,现在这将军府样样都是精品。”
男子拿起一把剑递给郝眉:“喜欢就试试。”
“真的?!”
“嗯。”
郝眉惊喜地拔剑出鞘,飞身跃上练武场舞起剑来,男子也抽出一把剑,和郝眉双双舞剑。
一曲完毕,郝眉看向男子的眼神里全是赞叹与崇拜:“没想到你不仅做饭这么好吃,连武功也这么好,你肯定不是个厨子,你到底是谁啊,我可以拜你为师吗?”
男子还没开口,柯管家就来了:“花少爷!”
柯管家的眼神里带着责备,郝眉才想起自己跑出来玩了一个多时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柯管家看了眼郝眉顺着目光看到男子,脸色一变,恭恭敬敬地叫道:“少爷好。”
“嗯。”
郝眉奇怪的看着他们:“少爷,他?”
“他就是柯少爷。”
“你就是柯辰?!!”
“嗯。”
管家惊恐的捂住胸口,他刚刚居然看见万年冰山柯少爷笑了,今天是撞鬼了吗?
“你骗我?“
“没有。”
“你刚刚明明就……”郝眉话没说完就意识到是自己一直自以为他是个厨子,柯辰从来没承认过。
自己不占理郝眉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冲着柯辰瞪了一眼:“哼!”
柯辰牵住郝眉的手跟管家示意道:“我们先回房。”
柯管家立马领会:“柯少爷慢走。”
柯辰手劲很大,郝眉无论怎么挣扎都松不开,只好自暴自弃的跟着柯辰回了房。
回到房间关上门柯辰才松开他的手,郝眉看着他:“说吧,你想干嘛。”
“你不是花满楼。“
郝眉心虚地顶了回去:“谁说我不是花满楼,我们不过小时候见过一面,都说男大十八变,你怎么知道我长没长变?”
柯辰不说话,只是看着郝眉。
郝眉被看的没办法只好招供:“我是郝眉,苏州城郝府的少爷,这次嫁过来是因为坐错了花轿,替花哥哥过来受罪的。”
“受罪?”
“是啊,谁都说你这人冷冰冰的,是个人看了都怕,我们家花哥哥那细皮嫩肉的哪经得起你折腾啊。”
“你们家?”
“对啊,他选择代替我嫁到了江南陆府,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郝眉见被戳穿,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事实已经告诉你了,你要是不满意我马上收拾行李回苏州!”
“等等。”柯辰拉住郝眉,“过段日子皇上要召见我们,要是知道发生了这些事,不管是花家还是郝家,都免不了罪责。”
“那怎么办?”
“留下来。”
“留下来?那我不是很吃亏。”郝眉做了个鬼脸。
“我教你武功,每日都有不同的美食可以吃,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你,要不要留下来?”
郝眉一想到京城的烤鸭、糖葫芦串儿口水就止不住的流,咂了咂嘴巴:“好吧,那我就再多留几日,等见过皇上躲过一劫我就走。”
“依你。”
“对了,之前你在路上跟我讲的烧花鸭、糖人儿、炒蟹肉我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我马上叫下人去准备。”
郝眉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脸上笑意盈盈,看来嫁到这将军府也不是坏事嘛,柯辰也不似花哥哥说的那般冷酷无情,反而很好说话对人又好。
郝眉吃绿豆酥吃的正欢,伸出舌头舔嘴角的糖渣看的柯辰眼色一暗。
此时沉浸在美食的郝眉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为了吃的把自己给卖了。卖的心甘情愿、心中欢喜。
等日后他被柯辰吃抹干净腰酸背痛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如今是多么的不争气。

评论(54)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