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之未知

我不在意 不足挂齿

【陆花】牙疼(现代au一发完)(小甜饼)

*设计师陆x医生花
拖了很久的四百粉点梗和春节小甜饼
@知七 这位小伙伴点的梗,希望你喜欢
01
牙齿传来钻心般的疼痛,像有一百只蚂蚁在脑袋里爬行啃噬——不够致命,却让人无法抵抗。这种间歇性的痛感在陆小凤每次一放松下来就又潮水般的涌上来,陆小凤捂着牙,豆大的汗水顺着发丝往下滴。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命。
陆小凤趁着疼痛在下一波攻击下席卷而来之前,拽着车钥匙跑出了门。一路上直踩油门,快把城市小道给开出赛车场的味道,终于在司空摘星要带着行李离开的时候阻止了他。
“你有什么毛病?”司空摘星瞪着他。
陆小凤把司空摘星的行李箱抢了过去,耍赖一样的坐在了上面:“猴精,见死不救非君子。”
“君你妹,我早就让你看你那破牙齿了,你不听还能赖上我?”
“救命啊,兄弟!”陆小凤堵着耳朵冲司空摘星喊。
司空摘星冷眼看着他:“陆小鸡,你不要脸的本事还真是日益见长,快起开,等我出差完再给你折腾牙齿。”
“去多久?”
“半个月。”
“半个月?!”陆小凤忍不住吼出来,“一个周我都升天了!”
“那倒好,还省了笔棺材钱。”司空摘星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手还是老老实实掏出手机,“交了你这个朋友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我现在给你联系医生,你去诊所等着!”
陆小凤一听,立马笑嘻嘻地从行李箱上站了起来,还帮司空摘星把行李搬上了汽车后座,双指并拢向前一挑朝司空摘星敬了个礼:“谢啦,猴精。”
“给!我!滚!!!”
02
陆小凤在去诊所的路上愉快的哼着歌,他清楚司空摘星,嘴上再怎么骂,给他安排的肯定是诊所最好的牙医。谁知道那猴精书读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想做牙医,当初那奋发的劲头可把陆小凤给吓了一跳,没想到还真混出了名头,自己开了个私人诊所,司空摘星在陆小凤面前得瑟了好一阵子才消停。
不过陆小凤还没高兴多久,蚁噬般的疼痛又再一次淹没了他,陆小凤捂着牙直吸气,脚趾甲忍不住蜷缩在一起来缓解疼痛,龇牙咧嘴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气场。
他就是在留着哈喇子、整张脸都皱到变形的情况下遇到花满楼的。
“你好。”温和动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幸好牙疼还没让陆小凤脑袋坏掉忘记基础的礼仪,陆小凤忙伸出手握住那双骨节分明修长透着凉气的手,然后他就愣在了原地,连牙疼都跟着消失了。
陆小凤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他一直以为这是狗血八点档才会演的剧情——还是那种无聊透顶只会无病呻吟的电视剧。
但生活总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狠狠打你的脸,它永远不会在你穿着精美着装一切得体的时候给你惊喜,貌似更喜欢在你毫无准备邋里邋遢时碰见你的心上人。
陆小凤现在只想找个缝钻下去。
“是陆先生吗?”花满楼脸上依旧带着微笑,手却在陆小凤没注意时收了回去。
“对,陆小凤,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回过神的陆小凤尴尬的指了指嘴上的两撇胡子试图缓解气氛,“花医生,你好。”
花满楼抬起头吃惊的看了陆小凤一眼,陆小凤指了下花满楼白大褂上写上大名的名牌,花满楼眨了眨眼睛,随即笑了笑。
陆小凤瞬间就沉迷在花满楼如月牙弯翘的嘴角上,世间绝色,不过如此。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花满楼低垂着眼眸整理器皿,他实在是承受不住陆小凤一刻不离炙热的眼神。
“没有东西,只有美貌而已。”陆小凤挑了挑眉,倒把旁边的小助理给逗笑了。
“对呀,我们花医生可是全院第一美。”小助理应和着陆小凤。
花满楼无奈的摇了摇头,调整灯光角度对着陆小凤的口腔:“张嘴。”
“啊——”陆小凤微微张开嘴。
“张大点。”
陆小凤只好苦着脸把嘴巴张到最大。
对着灯光折腾了好一会儿,花满楼才把器皿从陆小凤嘴里拿出来。
“是蛀牙,疼多长时间了?”
“大概一个月左右?这两天变严重了。”
“爱吃甜食?”
“…爱。”
“每天刷牙吗?”
“刷!每天都刷!”陆小凤放高了声音,好像怕人听不到一样。
花满楼没说话静静看着他,陆小凤顿时就像放了气的气球阉了下来:“偶尔,只是偶尔,太忙的时候会不刷。”陆小凤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现在不只是想钻进地下,更想消失在空气里。
花满楼却意外的笑了,如和煦的春风拂过冰寂的河面:“陆先生,爱吃甜食还不爱刷牙的是小朋友。”
“总有例外。”陆小凤耸肩,脸颊的两个酒窝打着旋深陷,笑的甜蜜。
“你有几颗牙坏的比较厉害,我今天先帮你填充止痛,过两天来我再帮你补牙。”
“过两天是过几天?”陆小凤急着问。
“一个周来三次,来之前联系我就好。”
“所以?”陆小凤晃了晃手机,“加个微信?”
“打诊所电话自然会帮你安排。”
“我要是牙齿突然又疼了怎么办?”陆小凤努力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花医生,你忍心看到你的病人苦受病痛的折磨吗?”
花满楼最终败在陆小凤坚持不懈的演技下,拿出手机加了好友。
当然,他在拒绝了陆小凤提出下班后吃晚饭的提议后,用删好友来防止陆小凤死缠烂打这就是后话了。
03
【叮——】
花满楼洗完澡出来就听到短信提示音,心下觉得奇怪,这个点很少有人联络他。
【花医生,还记得我吗?】
花满楼用毛巾使劲擦了下头发,他马上意识到发短信的人是谁,用脚推着身体靠在床头半卧在床上,仰月唇无意中勾起。
【陆先生】花满楼想了想又划掉,【例外的小朋友?】
【bingo】在花满楼还没回复前陆小凤又接着发了第二条【鉴于你答对了可以给你一个奖励】
【比如?】
【请你吃一顿饭,或者看一场电影?】
花满楼被陆小凤的不要脸给折服了,这明明是他想做的事,怎么就变成了奖励?
【不怎么样】
【那你说,什么都行】
鬼使神差的,花满楼打下了【先存着】,在后悔之前点了发送。
【好,先存着】陆小凤几乎是秒回,连让花满楼撤回的机会都不给。
花满楼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脸颊烧起一团红晕,放下手机决定专心吹头。等吹完头再拿起手机,陆小凤连续发了好几条短信。
【花医生,你可以直接叫我陆小凤,我要一直叫你花医生吗?】
【如果你不想改称呼也可以,不过你的名字这么好听,叫花医生浪费了】
【有事吗?有事你先忙,不打扰你了】
花满楼坐回了床上【叫我花满楼就好,谢谢你的夸奖,刚刚吹头发去了没来得及回】
陆小凤依旧是秒回【没事,你慢慢来,我可以等】
花满楼看了眼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要上班】
【好吧】
【晚安,花花】
花花是什么鬼?花满楼皱眉,手指在键盘上悬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打出回复【拜拜】
04
第二天陆小凤穿上了他自从买了以后就被压在箱底的黑色西装,头发摸上发蜡整整齐齐的梳在耳后,还把皮鞋拿出鞋柜给擦了个透亮,在镜子面前至少转了十圈才出了家门。
“陆先生?”门口的是昨天帮忙的小助理,一眼就认出了陆小凤,她翻着手里的册子找了半天,“没看到你今天有预约啊?”
陆小凤挠了挠鼻子:“我来找花医生。”
“哦~”小助理拖长了语调一脸八卦的看着陆小凤,“我帮你叫他?”
“不用。”陆小凤忙摆手,“我等他下班。”
作为一个爱岗敬业的三好青年,花满楼直到中午吃饭的时间才从诊所办公室走了出来。
“陆先…”话到了口边又拐了个急转弯,“陆小凤,你怎么在这里?”
陆小凤伸了个懒腰冲花满楼眨眨眼:“陪你吃饭啊。”
结果当然是烛光午餐的梦想再一次破灭,陆小凤和花满楼一起订了就近的快餐。陆小凤还是欢快的吃完了午饭,毕竟梦想完成了一半——至少花满楼愿意和他一起吃午饭。小助理没忍住泼了波冷水:“任何人想和花医生一起吃午饭花医生都不会拒绝的。”
陆小凤没忍住嘀咕:“但他第一天就拒绝了和我一起吃晚饭!”
出乎花满楼意料的是陆小凤吃完午饭就走了,没有拖沓没有给他带来困扰。只是在他刚上完班就发了条短信【下班快乐】,然后在他回到家刚脱完鞋后又收到条短信【欢迎回家,好好休息】,花满楼忍不住回他【你是神仙吗】陆小凤好像预料到花满楼要说什么一样几乎在同时就回了短信【因为我聪明】
花满楼在沙发上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想起回复【牙这两天还疼吗】
【不疼了,你是再世华佗吗】
花满楼被他逗笑,短信还装着一板一眼【注意饮食,别吃刺激性食物】
【都听花花的】
花满楼深呼一口气,眼角是藏不住的笑意。
05
陆小凤每天风雨不变雷打不动十二点之前必到诊所陪花满楼吃午饭,到第五天的时候,花满楼阻止了陆小凤想偷偷吃小蛋糕的想法。
“不想再牙疼的话,短期内别吃这些。”得知了花满楼不热衷甜食,陆小凤苦丧着脸把小蛋糕送给了小助理。小助理高兴的不得了,在心里花满楼的身姿更伟岸了些。
第七天的时候,花满楼终于没忍住问陆小凤:“你怎么天天来这,不用上班的吗?”
陆小凤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名片,是一家建筑设计工作室:“没活的时候玩,有活的时候拼命。”
等到司空摘星出差回来,陆小凤已经把诊所上上下下都认识了遍,司空摘星到诊所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陆小鸡,你怎么在这里?”
陆小凤大方的丢了张购物卡给司空摘星:“送你的。”
“你是牙疼把脑子给疼坏了?”司空摘星更摸不着头脑。
“你不懂。”陆小凤用高深莫测的表情看着司空摘星,“爱情的力量。”
司空摘星看了眼购物卡瘫坐在椅子上:“完了,真傻了。”
当天下午司空摘星就从小助理口中听到了一个感人肺腑匪夷所思的爱情故事,司空摘星咬了口香蕉,决定不掺合这事。
在玩了将近一个月之后,陆小凤终于接了个活,设计这一行列,忙起来厕所都不一定上别说吃饭了,陆小凤给花满楼打了个电话讲明情况,没聊两句就急匆匆挂了电话,花满楼看了眼手里多订的盒饭,把她送给了小助理。小助理乐的快升天,但她却觉得花医生有点闷闷不乐,虽然他还是笑着面对每一个人,笑容里却透着失落,小助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
【花花,我想见你了】半夜陆小凤在空余的档发了条短信。
【陆小凤,三点半了】
陆小凤瞪大了双眼,怎么也没想到花满楼会醒着【你还没睡?】
【…嗯】
【失眠了?】
【你呢,你怎么还没睡?】花满楼选择忽视陆小凤的问题。
【我刚刚画完图,正准备睡觉,既然你睡不着那我就陪你聊天吧】
【我刚想要睡】
陆小凤看着跳出来的短信,笑的眼睛都快不见,一天疲劳好像都在这一刻被抚慰消散。
【那好,睡觉吧,晚安】
花满楼顿了一下,一字一句打下【晚安,陆小凤】
06
陆小凤设计做了整整两个月,等他再来诊所的时候又是来看病的,他的牙疼又犯了。
花满楼这下知道陆小凤为什么这么爱吃甜食了,经常熬夜通宵总要吃点能快速补充能量的东西。但在看到陆小凤黑的都快要成熊猫的眼袋时,花满楼还是微微有点生气,黑心眼的在补牙的时候狠狠让陆小凤疼了两下。
陆小凤又开始每日来诊所吃饭,餐都是花满楼订的,还给他规定了什么不准吃什么只能吃一点。小助理还是想给陆小凤泼冷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花医生人温柔,对谁都这样有耐心。”
陆小凤显然没听进去,每日都开心的啃着蔬菜喝着温水,牙好久也没再疼过了。
日子就这样不温不火的过了下去,直到花满楼的前女友上官飞燕回了国。
小助理知道上官飞燕,听说她和花医生分分合合了好多次,她是花医生的初恋,花医生舍不得她,所以当上官飞燕找上门来花满楼跟她走的时候,小助理一点都不意外,她只是有点难过,替陆小凤难过。
小助理喜欢花满楼,也喜欢陆小凤,他们两个都是值得喜欢的人,陆小凤是她的朋友,他甚至还送过自己一套影碟,所以小助理决定劝劝陆小凤:“你快回去吧,别难过了。”
然后陆小凤笑了笑,几乎看不见酒窝的那种笑。
陆小凤再也没来过诊所。
07
陆小凤的牙疼终于治好了,其他地方却开始疼起来。他一下接了好几单活,把原来的手机关机新买了个号,每天就在工作室画画改改,建模制图,他甚至戒掉了爱吃甜食的毛病。
听起来很好,他努力工作,戒掉了坏习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有多糟糕。
司空摘星来找陆小凤的时候,陆小凤已经连续熬了一个月,人瘦了一大圈,连抬头的兴趣都没有。
“猴精,我失恋了。”陆小凤对司空摘星说。
说的满不在乎云淡风轻,司空摘星却知道他有多难过。
“算个屁的失恋,你这最多算暗恋!”司空摘星又继续说,“陆小鸡你怂不怂啊,喜欢就去告白啊,你不是风流浪子吗,搞得像个纯情小男孩一样。”
陆小凤抿紧嘴不置可否。
司空摘星强忍住想和陆小凤打一架的冲动踹了他一脚:“你刚去看牙的时候花满楼让你去看了几次去?”
陆小凤这才抬起头看着司空摘星,眼神里明晃晃的表示着你问得什么白痴问题,但他还是老实回答了:“一个周去三次。”
司空摘星又想翻白眼了:“就你那破牙齿一天就能给你补补完,让你一周去三次是他有病还是你有病?”
“什么?”陆小凤像是没听明白。
“打开你的手机看看,信箱没有被挤炸。”
等陆小凤看到开机提示的时候脑袋还是晕乎乎的,一开机手机显示有三十多通未接来电,一百多封短信,联系人都来自同一个人——花满楼。
这种感觉就像放烟花,明明灭灭,永不停歇。
陆小凤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跑了出去。
08
电话接通的很快,花满楼还没听清陆小凤就只让花满楼在原地等着他。
不过十分钟就有门铃声响,花满楼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头发乱糟糟留着胡茬,眼袋泛青衣衫不整还穿着妥协的陆小凤出现在他面前。
如果不是因为那对酒窝他都要快认不出他来了。
“陆小凤。”花满楼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工作的地址在哪里,你名片上没写,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里,你的朋友我就只认识司空摘星一个,除了你的手机号码和微信之外,你的一切我都不清楚。还有,上官飞燕是我前女友,那天我跟她走是要跟她说清楚彻底断掉联系。”
“说完了吗?”
“最后一点,我在诊所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
陆小凤笑了,酒窝在昏黄的灯光下投射出甜蜜的阴影。
“我也是。”陆小凤上前一步吻住了花满楼。
两个人的一见钟情,彻彻底底的狗血八点档偶像剧了。
但谁知道呢,生活往往比电视剧更加精彩。
09
“陆小凤,你还欠我一个奖励,记得吗?”
“记得。”陆小凤悄悄把偷吃小蛋糕的手缩了回去。
“现在我要兑换它。”
“好。”陆小凤严肃起来,这很庄重,花满楼要兑换的第一个奖励,他们爱情的开始。
花满楼笑了下,让陆小凤毛骨悚然的那种笑容,陆小凤咽了口口水。
“从今天起一个月之内不准吃甜食。”
“不是吧。”陆小凤两撇胡子都要翘到眉毛上去了,“我的牙疼已经好了。”
“谁前两天还说牙有点疼?”
“我也不太清楚。”陆小凤开始装无辜。
花满楼没理他:“我是牙医,我说了算。”
“好吧。”陆小凤缴械投降,剥了颗糖递到花满楼嘴边,“我不吃你吃行了吧?”
在花满楼刚张开嘴的那一刹那,陆小凤的嘴和糖果一起凑了上去。
“陆小凤。”花满楼无奈的摇摇头。
陆小凤心情更好了,他舔了舔花满楼的唇边:“糖好吃吗?”
午后阳光正好。
牙疼换牙医,真是超值的买卖。陆小凤满足的想。
远在诊所的小助理莫名的打了个颤,看了眼窗外明媚的阳光闭上眼在心里默默祈祷——
今天也希望花医生不要来诊所。
她一个单身狗为什么要承受陆小凤那个混蛋天天撒狗粮!!!

评论(26)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