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之未知

我不在意 不足挂齿

【盾冬】我们结婚了(三)(明星au)

summary:十八线小明星bucky和一线巨星steve上了一款谈恋爱综艺节目,全世界都以为他们在假恋爱,而最后他们却成真了

前文链接


bucky是自己回家的,loki临时告诉他要参加一个party,这让bucky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正好需要一个人呆会儿。
街边霓虹灯闪烁,bucky踏碎残破的黑影往前走,路上人还很多,形形色色从他身旁擦肩而过,十二点,夜生活不过刚刚开始,大城市总是这样,浮华的外壳刻印着空虚的内在。
不像在布鲁克林,十点之后街上人就少的可怜,商铺都已经关门回家,没人大晚上的来给你送外卖,bucky晚上偶尔饿了,也只能嘟囔着去客厅拿包薯片,steve就会委屈的黏着他然后撒娇说他好冷,接着第二天晚上他们就会吃足够多的东西来确保晚上不会再饿肚子,偶尔会因为吃太多以至于两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得做点“特殊运动”来缓解发泄,到第三天晚上bucky又会选择少吃一点,再继续半夜偷吃零食,steve依旧委屈脸跟着他,他们俩就这样循环往复并且乐此不疲。
那些温馨带着生活气息的画面不断在bucky脑海里出现,他很久没感受到孤独了,但今天他没办法再骗自己,事实上他并不喜欢一个人,他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日子已经融入他的血肉,时间久了,他都忘了他曾经的世界也满是繁华与绚烂。

bucky回到家立马洗了个热水澡,滚烫的热水洒落在他皮肤上变成水蒸气蒸发,他在雾气缭绕中闭上双眼,热水洗刷掉了些许他的烦躁。
他赤裸着臂膀随手在头上搭了块毛巾走出浴室,拿起手机下意识搜索steve,又在反应过来的那一刻把手机像烫手山芋那样扔了出去。他窝在沙发上彻底放松下来,肚子不合时宜的发出尖叫。
bucky泄气地在原地不肯动弹,下午除了steve的“泥土味巧克力”,bucky什么都没能吃,他现在饿坏了,疲惫感席卷而来。
正当他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就快要进入梦境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bucky没有理会,不可能是loki,loki从来不会在参加party之后的第三天以前找他,这个时间点只可能是某个醉鬼找错了房间。
直到这个敲门声坚持不懈的持续战斗了一刻钟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bucky被影响的完全无法如梦,他才黑着脸猛地打开了房门。
“您的外卖,先生。”
bucky在开门的瞬间就被面前人手中披萨盒传来的香味所吸引了,他的肚子适时的发出了一声哀怨的鸣叫,bucky盯着披萨盒发愣了好一会,才撇下嘴闷闷的回答:“我没点外卖。”
“是James Buchanan Barnes先生吗?”
bucky发愣点了点头,随即意识到现在认识的人中根本没人知道他全名,他警惕的退后一步,瞪大了双眼仔细观察眼前的外卖小哥。
修长的双腿,结实的小臂,健壮的胸肌,以及帽檐下翘起的金发——
“嗨,bucky。”

见鬼的他这是做了什么噩梦?!
bucky拉着门把手堵在门口,steve就双手交握拿着披萨用他那双摄人心魄的蓝眼睛微笑看着他,bucky看了眼赤裸的自己,红潮爬上他的脸颊,他装作恶狠狠的冲steve吼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不准进来!”接着跑回房胡乱套了一件T恤,重新走回门口时头发明显乱糟糟的,在bucky警告意味“别碰我碰我你死定了,快给我滚”的眼神中,steve还是装作没看见的帮他理顺了头发。
“把披萨收下bucky,我知道你晚上没吃东西,如果你需要我马上就会离开。”
bucky挑起一边眉毛,用完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steve,要说撒娇耍赖的混蛋本事没人能比得上steve,在别人面前他是个正襟危坐的正人君子,在他面前steve就是一只爱求表扬的大金毛,还是腹黑的那种。
steve走下楼梯口,走到一半,换上了一副正经的神色:“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我开车来这里有几个狗仔跟来了,现在他们估计还在下面守着。”然后他装作满不在意的耸耸肩,好像只是和bucky讨论了一下今天的天气如何,而不是明天随时会上纽约特报的爆炸性新闻。
果不其然,bucky攥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你—给—我—回—来—”

bucky很郁闷,他只有靠不断往嘴里塞披萨来泄愤,而始作俑者steve还贴心的倒了一杯水让他慢点吃,bucky想把披萨糊他脸上。
“你怎么找来的?”bucky一边嚼披萨一边含糊不清的问,steve低下头给了他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loki,bucky瞬间就懂了,他走之前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并且不敢直视他。
bucky鼓着脸把披萨盒收拾好,做好彻底无视steve的准备。
“披萨怎么样?”
“……”
“我记得玉米培根披萨是你的最爱。”
“……”
“你这些年都住在这里吗?”
“……”
“沙发真暖和,你刚刚是在这里睡过觉?”
“……”
“你的现在身材棒极了,当然以前也很好,但现在就像雕塑一样。”steve说着红了脸。
“……”bucky瞪了他一眼。
“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
steve盯着bucky的后脑勺叹了口气。
“bucky,我只是想你了。”
“我们他妈才见面不到三个小时!”bucky终于没忍住咆哮。
“我知道。”steve眨了眨眼,那让他显得很无辜,“可我就是想你了,无时不刻不在想。”
Steven Rogers是个混蛋,可这个混蛋总有无穷无尽的办法让你没法生他的气。
bucky妥协了,他丢给steve一件他买大了一码的T恤指了指:“浴室在那。”
“还有,狗仔怎么办?”
steve得意的笑了笑:“我已经给我经纪人打了电话,她会有办法解决的。”

steve从浴室里出来,大一码的T恤在他身上仍穿出了紧身背心的效果,八块腹肌的线条清晰可见,bucky悄悄捏了下自己肚子上的肉。
steve对这间只有四十平米的小公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东看看西瞧瞧好像这是什么藏宝地点,等到仔仔细细逛完了房间的每个角落,他就开始逐个打开柜子,看看里面有没有名为bucky的宝藏。
等打开冰箱时steve皱紧了眉头:“什么都没有?”冰箱空落落的只有几瓶饮用水。
“外卖。”bucky言简意赅的解释。
“bucky,总是吃外卖不利于身体健康。”steve摆出说教的样子,bucky选择了不理会他直接走回卧室。
不一会儿bucky就收拾好一床毯子抱了出来。
“你睡房间。”
“什么?不,我睡客厅就好。”
“你睡房间。”bucky重复了一遍。
“好吧。”steve没再说什么,在某些方面bucky固执的可怕。
steve抬起手,他想给bucky一个拥抱,但最终他只是轻轻拍了下bucky的肩膀:“我在这儿,buck,我一直在这儿。”
bucky是绿眼睛几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做个好梦。”steve轻声说。
bucky没有回答,他只是关上灯,再把自己裹紧柔软温和的被窝里闭上眼。
这场意外让他忘记了他的失落、不安与彷徨。
他做了个前所未有的好梦。

评论(20)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