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之未知

我不在意 不足挂齿

【盾冬】我们结婚了(八)(明星au)

summary:十八线小明星bucky和一线巨星steve上了一款谈恋爱综艺节目,全世界都以为他们在假恋爱,而最后他们却成真了……
前文链接

steve是在十五岁那年认识bucky的。

在他还是个小豆芽的时候,因为孱弱的身体与倔强的性格,让他成为了学校恶霸最爱欺负与欺压的对象。可他从不服输,即使被人揍的浑身像要散架,腿都在打着颤,他仍旧会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用他那双蓝的摄人心魄的眼睛不屈地望向施暴者。
恶霸觉得他挑战了自己的威严,弱小的人觉得他是个彻头彻尾笨蛋。steve在他们眼里就是个怪胎。没人愿意和怪胎做朋友。
他几乎以为他会这样过一辈子。孤独而又骄傲。

直到他遇见了bucky。
又一个普通的一天,因为bucky的出现这一天成了steve生命中最不平凡的一天。
steve记得那天的每一个细节。阳光大的有些刺眼,天空蓝的翻白,午后阳光透过树叶细碎洒落在地面,如同夜晚的星空,闷热的气流浮动在空气里引爆身体里每个细胞。
他就和往常一样,看见校园恶霸粗鲁霸道的抢夺别人手里珍贵的糖果时,他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
再一次的怒不可遏,恶霸虎背熊腰的身材把他完完全全遮盖在映射的阴影下,他那像铁块一般大的拳头挥舞在半空中,他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steve还是怕的,没人能真正的无畏。
可想像中火辣辣的疼痛与血腥的酸涩却迟迟没有来临,于是他慢慢睁开了眼,他就看见了那个背影。高大、强壮、宽阔,像个英雄。
那个比他高整整一个头有着柔软金棕色发色的男孩挡在他面前,一脚踢翻了恶霸的屁股。
“找个和你实力相当的对手!别恃强凌弱!”男孩恶狠狠地说,语气里还带着明显的奶音。很多年后,当他们再次相拥在一起,男孩的奶音却没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失,像是上帝的馈赠。

恶霸的腿跌倒在地上,磨破了好大一块皮,他凶神恶煞的脸出现裂痕,居然大声哭了起来,见不是男孩的对手,恶霸自己歪扭着起身,骂骂咧咧的跑走了。

然后男孩俏皮地耸耸肩,踮起脚尖以脚后跟为圆心优雅地旋了个转。
“James Buchanan Barnes。”
bucky扬起漂亮的下巴,灰绿色的大眼睛半掩着往下看,浓密地睫毛轻微扑闪,身后热烈似火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给bucky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足以让人眩晕的金光。
steve恍惚以为他看见了天使。

见steve久久没有回应,bucky伸出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steve眼前晃了晃,声音彻底软了下来:“嘿,小个子,你还好吗?”
steve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白皙的肤色晕上红脂:“steven……steven rogers。”
bucky突然就笑了,笑得花枝乱颤,笑得弯下了腰,steve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笑,但是bucky笑得太过好看,他也不自觉跟着傻笑。
“你真可爱。”bucky揉了揉他的脑袋,steve呼吸都不禁被摄去一半。
“我见过你好多次,被那个混蛋欺负,你知道,他抢别人的糖果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你可以视而不见,就像很多人做的那样,撇清关系,被抢糖果的那家伙早就跑走了,他甚至根本不会感谢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只是……做我认为对的事。”
这个答案出乎bucky意料之外,因为他眯起眼睛,用微妙的难以言述的表情盯着steve看了好久,久到steve的血液渐渐冷却、凝固,汗液紧贴在他的皮肤上蒸发带走了温度。
我搞砸了,steve难过的想。

正当他失落不已的时候bucky再一次的露出笑容,他向前一步一把紧紧搂住steve瘦弱的肩膀。
“你可真是个小怪胎,不是吗?”
bucky朝他挤眉弄眼,原本该是讽刺意外的话从他嘴里说出却像变了个调,更类似于充满甜蜜意味的示好。
从那一天起,steve和bucky原本平行的两条命运线忽然就拐了弯,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他们成了人人口中最好朋友的典范。
也是从那一刻起,steve就知道自己沦陷了,无可挽回的。

bucky住在离自己家两个街道的小区里,steve就每天很早起床,骑着他跟母亲软磨硬泡好久才买到的最新款自行车到bucky家楼下等他起床,bucky很喜欢磨蹭,steve就会买好早点放在自行车的篓里,看着雾气升腾成白烟,消失在视线里,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房间里就会传出bucky的哀嚎,不久之后就能看见一手拽着书包一手捏着校服外套急急忙忙跑出来的bucky。
“我又睡过头了!”bucky弯下腰把整张脸都埋进steve的脖子里,他的呼吸透着灼人的温度:“太困了我再睡会儿。”
这时候steve的心里就仿佛装了弹簧,激烈而又汹涌的跳动着,他只有用力踩动脚踏,在车轮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下,才能稍微掩盖住自己如雷的心跳声。

bucky的班级在steve的对面,下课铃声一响steve就会跑到走廊上眼巴巴的等待着,直到bucky打着哈欠从教室里慢悠悠的走出来冲他招招手,steve的心才会重新回到自己身体里,一天的生活又有了新的动力。
如果有人问bucky有多好,steve大概能跟人讲三天三夜bucky的好,他勇敢、善良、真诚,还很好看,全世界的优点都集于他一身也不能完全描绘出bucky的好。bucky会在大家都因为他身材而嘲笑他的时候站出来狠狠跟那人打一架,在steve为此伤心失落的时候找到他并紧紧拥抱他。
“多好啊,抱着你就像抱着我们家的玩偶。”
“你有玩偶?”
“是啊,我最喜欢的那个,抱着睡觉感觉好极了。”
steve忽然就觉得小个子也没什么不好,bucky喜欢就行。

steve的喜欢一开始是单纯的,他就是觉得bucky太好了,他要把自己能给的最好的都给bucky,并且想大声告诉全世界都来喜欢bucky,可是这种喜欢在越发相处中渐渐的变了味道。
就像他一开始和大家一样叫他barnes,后来却发现不够独特,于是他给他取作“bucky”,并固执的不让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用这个名字。
就像他把bucky一些小小的坏习惯给记在心里珍藏起来不告诉别人,这样bucky就只有在他身边才是完整的bucky。
就像他第一次经历青春期,steve在难耐的高潮中满脑子浮现的居然是他挚友泛着水光的红唇。

喜欢变了调,想要的就会更多。
他不再满足于骑车时的紧贴,难过时的拥抱,朋友般的亲昵。他想要亲吻,想要触碰,想要回应。
可他配不上bucky,人人都喜欢bucky,无论是同校的同学还是老师,抑或是街边卖菜的奶奶,就连自己的母亲,steve都能从他们注视bucky的眼神里看出欣赏。谁不喜欢bucky呢,他的笑容比星星还要明亮,他的眼睛比绿宝石还要璀璨,他还总是能说些俏皮话,逗的人心生欢喜。
bucky获得了这么多喜爱,但他喜欢自己,把自己当做最好的朋友,他还能再奢求更多吗?这份暗恋应该永远地烂在他的肚子里,比起失去bucky,忍受些煎熬也没什么大不了。

高一的生活就这样如水般逝去,steve每天过着早晨接bucky,在走廊里分别,下课打招呼,晚上一起回家的日子,听起来很普通,却因为bucky的存在,steve回忆起来,好像每一天都被施了魔法似的快乐幸福。
或许bucky就是魔法本身。

到了高二踩熟地盘,bucky就掩盖不住他小混蛋的本质了。他会在上课时偷偷溜出来探个脑袋敲敲steve书桌旁的玻璃窗,steve拿他没办法只好装病请假去医务室,感谢他孱弱的身体,才会让老师对他如此纵容。bucky会手脚并用利落的爬上苹果树偷果子吃,并吩咐steve把衣服脱下来接水果,steve每次都心惊肉跳,生怕谁发现了他们无赖的行为。bucky脑子里总有无穷无尽的新奇念头,他老是突然的就心血来潮,便拉着steve陪他一起干傻事,就像有一次他走在操场的小道上,兀的转身说起老友记的台词,steve一时间没反应过来,bucky就维持着不变的姿势等待他,直到steve顺利接上下一句台词,bucky才笑嘻嘻地继续往前走。
steve对此没法抱怨,他乐在其中并甘之如饴。

到了高二后半期bucky不知道怎么的心情一直处于低气压,steve想尽了办法也让他真正露出笑容。后来有一天半夜,steve听到小石子敲打窗户的声音,走到窗前发现bucky站在窗户旁,笑着冲他摇了摇手里的朗姆酒,steve毫不犹豫地翻窗出了家门。
“喝一口吗?”bucky打开瓶盖,朗姆酒甘蔗的清香随着清风飘到他们俩的鼻腔里,沁人的香。
“叔叔发现你又偷酒喝会生气的。”
“对啊,要是你也喝了话我爸他就会原谅我,他喜欢你,你知道,他老让我跟你学着点。”bucky狡黠地朝steve笑笑。
steve叹了口气,拿起酒瓶猛地灌了一大口,浓烈的酒精味呛得他喘不过气咳嗽个不停,酒似直接灌入肺部辣的他浑身发热。
“慢点喝,小怪胎。”bucky笑着拍了拍steve的后背,接着自己也灌了一口酒。他们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把喝酒搞成了接力赛,直到酒瓶见底,他们也软绵绵地瘫倒在一团。
steve闭上眼,金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然后他感觉到bucky向他靠近,他把手搭在steve的肚子上,steve听到bucky轻声说——“小怪胎,我喜欢你。”
“steve,我喜欢你。”
“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装没听见,把这当成一场梦。”
“不。”steve睁开眼,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或许在颤抖,或许流了眼泪,或许狰狞的难看,但这都不重要,他固执的侧过身看着bucky雕塑般的脸颊。
“看着我,bucky,睁开眼看着我。”steve这样说,然后bucky睁开了眼,他的绿眸里装满了steve。
“我也喜欢你,bucky。”steve说完便如释重负的再次倒在了草坪上,他伸出手覆住bucky纤长的手指。
在互诉心意的这一天,没有亲吻,没有拥抱,两个男孩就只是十指交握,一同倒在草坪上遥望月亮。他们什么也没再说,却忽然什么都懂了。

高三的那一年steve就像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个子猛然疯长,最后竟比bucky高出半个脑袋。因为假期里bucky的督促和自己的决心,高强度的锻炼让他的体格也健壮起来,连满身的小病也都离他远去。他就像一夜之间被施了咒语,从小豆芽变成了白马王子。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的那种。
他们开始聊起梦想,steve想当演员,那是在他仍是小豆芽的时候就深藏在心里的渴望,他数不清曾经有多少次当老师在课堂上问他们的梦想时steve站起身说当个演员是同学们嘲笑的眼光。
“就你能当什么演员?喜剧演员吗?”
恶意的嘲笑没能让他放弃梦想,因为bucky会捧着他的脸,用他带着外国腔调的口音告诉他:“你能当个演员,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不,你才是。steve反驳。

当被施了魔咒的steve再次出现在同学们视野中的时候,就没人有勇气站出来嘲讽他了,看看他完美的身材精致的脸庞,还有人能比他更适合当个演员吗?
“你呢,你想做什么?”
“我也做演员好了和你并肩站在舞台上感觉应该不错。”
steve皱起眉,露出了一脸“我又要进行说教”的表情:“bucky,正经点。”
“我很正经啊,我就想跟你一起,看着你的后背,跟你一起享受荣耀。”bucky又笑了起来,金棕色的短发贴在耳鬓,眼神里满是真诚。
steve rogers能拿bucky barnes有什么办法呢?

再后来,steve的母亲被病魔带走了生命。那是steve人生最灰暗的时光。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痛哭自责。他想起自己曾经还耍赖让母亲给自己买了辆自行车,他还曾经埋怨过自己为什么不能得到同龄人该有的东西。他还做过那么多那么多的混账事,而能永远包容他纵容他的那个人就这样离开了,他再也喝不到母亲的热粥,再也没有天气骤变担心的叮嘱,他再也看不见那个温和总是带着笑的女人了。
有些时候你习惯了某些东西,你把它当成了像呼吸般自然的事情,它一直在你生命里,你觉得好像你永远不会失去它。可当有一天,它突然消失,永永远远在你生命中逝去。如同水之于鱼,失去生命的意义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还好bucky找到了他,在他溺水挣扎的时候抓住了他。他把他抱紧怀里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后背。
“不是你的错,steve,不是你的错。”
“我答应过她要陪她去纽约看看,答应过她要学会做墨西哥鸡肉卷,答应过她要跟她一起去采青,我答应了她好多事,可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还没做……”
“你答应过她你会好好照顾自己,还记得吗?steve,steve,steve……”bucky抱住他,一遍遍的呼喊着他的名字,把他绝望的灵魂从边缘一声声呼唤回来。
“一切都会好的,我会在你身边。我会一直在这,我会陪你到生命的尽头。”
bucky这样说着,低下头吻了吻steve的嘴角,那是他们第一个吻,不带任何旖旎的意味。
更像是承诺,更像是契约,更像是永远。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pal。

————————————
本来预计是一章讲完以前的故事的,结果低估了自己讲废话的能力_(:з」∠)_,希望大家喜欢的话能多多给小心心和评论哦,以及最近交设计了有点忙,更新可能会变慢(虽然已经很慢了😂)

评论(17)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