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之未知

我不在意 不足挂齿

【evanstan】黑帮老大的爱情故事(一)

chace跑来告诉sebastian对面的美国佬帮派老大chris evans带着小弟找上门来的时候,sebastian还窝在酒吧包间里看电视剧。

电视剧正演到高潮,这个时候走看不到结局心挠的痒痒,sebastian本来想问chace能不能缓缓再去,等看完结局再说,结果看到chace警告的眼神被吓得咽了口口水话又给吞了回去。

德克萨斯州人不多,稍微有点想法的不是搬去华盛顿就是去了纽约,sebastian的家在一个小城镇里,城镇很小,自seb记事以来整个城镇的黑帮都被他一家给包办了,说是黑帮,也没干什么滔天的坏事,就偶尔收收保护费打打架,日子倒也算过得去。

前段时间老爸提出想出去旅游一段时间散散心,让sebastian提前接管家业,说是为了锻炼他,sebastian觉得当老大和当老大的儿子差别应该不大,想想也就同意了,谁知道老爸前脚刚走,没几天之后就突然来了叫做chris evans的人,在这里新建立了一个黑帮,听说这人是从纽约来的,神气的不得了,一来就挖墙脚从他们这儿挖走了不少人。

好友chace急得不行,sebastian却没当回事,他把老爸留下的地盘界限图看了看,从中间划了一道,一边写下sebastian,一边写下chris,就随手招了个小弟让他给chris送去。

这样总行了,一半一半,谁也不吃亏。sebastian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自己聪明极了,为了奖励自己晚上还多吃了两个汉堡。

现在好了,人家找上门来了吧。sebastian懊悔地揉了揉脑袋,早知道当老大这么麻烦,当初就不该轻易让老爸离开。

sebastian抬起脚刚想走,想了想又回身把自己新买的皮夹克给穿上了,皮夹克上全是铆钉,看着吓人。以前听小弟八卦说chris是个气场很足很凶的人,在自己场子上总不能输面子,sebastian想着又吸了口气皱起眉头,随手拿了跟棒球棍。枪大家都有,多一样东西多一样气势嘛。

结果当sebastian雄赳赳气昂昂拿着家伙带着小弟阵势浩大的找到chris,chris就只是在酒吧底楼喝酒,旁边不过坐了四五个人。

虚假情报!sebastian不动声色的瞪了眼chace,无声谴责他。

chace尴尬望天,给seb使了个眼神就带着一帮小弟目不直视的从chris面前走了过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从酒吧后门溜了。

sebastian本来也想溜的,结果chris竟然径直走过来拦住了他。
“chris evans。”

fuck!sebastian忍不住爆了粗口,没人告诉他chris长的这么帅的啊?黑色紧身毛衣配上大背头络腮胡,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sebastian向来对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的人毫无抵抗力。

“seb……sebastian stan。”
他的胸肌真的好大,手感一定很好,sebastian想着,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胸膛,浑身的肌肉紧实,屁股也够翘,眼光顺着往下,直到看到chris皮夹上的手枪,sebastian才反应过来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对家老大,脑子一抽sebastian就把心里想的话给直接问了出来:“你是来砸场子的吗?”

chris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愣了一下被他逗的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翻把手放在sebastian的胸膛狠狠拍了几下。
这下sebastian确定chris是来砸场子的了。

“你是对地盘划分不满意吗?”

“什么地盘划分?”chris还没缓过神来。

“嗯……额……就是……你知道,那个地盘划分。”

“前几天有人拿来的上面混合了水渍、菜叶,颜色奇奇怪怪的地盘界限图?”

sebastian脸顺时涨的通红,他当然知道chris在说什么,那天他把地盘界限图拿出来外卖刚好就到,sebastian顺便就把地盘界限图拿来垫桌子了。
“我想,是的?”

笑容从chris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皱眉和紧抿在一起的唇瓣,配上他的络腮胡还真有震慑人心的气场。

“怎么,你有什么建议吗?”
sebastian向后退了一步惊觉起来,在心里懊悔刚刚不该让chace先走的,他一个人对付chris就够呛,何况他还带了五个打手,自己根本没有胜算。

“放轻松,我不是来找麻烦的。”
chris又换上了一副笑脸,挑了个眉眼神停在sebastian放在手枪上的左手,在chris身后的五个人立马站起了身,chris挥挥手示意他们坐下,摊开手掌冲sebastian眨了眨眼。
“你前两天才分的界限,今天你们的人就有人在我的地盘上收保护费,你准备怎么解决,sebby?”

sebastian不自然的皱起眉头,他对chris突然如此亲昵的称呼不太适应,但他的嘴角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我很抱歉,我会调查清楚这件事给你个交代的。”

“很好。”chris向前踏了一步靠的离sebastian更近了些,如果这不是在白天的话,这样的距离在酒吧里完全是调情的绝佳距离,如果眼前的人不是chris的话,sebastian也很愿意告诉他楼上的床铺是空的。

“有人说过你很可爱吗?”

sebastian抬起头,大眼睛显得无辜透着水汽,剑锋似的眼尾扬起笑意,然后他就笑了,红晕爬上脸颊,泛着水光的双唇大大的咧开,照亮一方土地。他不甘示弱的也冲chris看去,无不得意的说:“当然,你可不是第一个。”然后他又马上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压低嗓音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闷的哼气声。
chris又被逗笑了,整个人覆身搂住seb。

意料之中的一个吻。chris扶住sebastian的后颈就迫不及待的咬了上来。

chris几乎撞上来的,舌尖粗鲁的撬开牙畔,在sebastian的口腔里攻略城池,毛茸茸的络腮胡让sebastian错觉他在吻一只大金毛,sebastian也一把搂住chris的脖子让他们的距离更加难分难舍了些,张开嘴唇吮吸chris散发的味道。

sebastian一开始猜chris一定是古龙水和尼古拉混合的味道,结果实际上他的身上却是阳光、青草和水蜜桃混合的味道,闻起来甜蜜极了,和外表看起来凶神恶煞完完全全不是一个样。sebastian为这样突然的发现而感到欣喜。

“你不专心。”chris停止了这个吻,并轻咬了一口sebastian的下巴作为惩罚。

sebastian瞪大双眼嘴角下撇像在谴责chris突然停止接吻的行为。

“哦——”chris拖长了音调像是妥协了什么,“你是靠你的大眼睛当上老大的吗?”

“不是,我是靠我是我老爸的儿子当上老大的。”

“或许你该试试,我保准你能靠你的大眼睛征服世界。”chris再次凑上前,不过这一次只是轻啄了一下就退了回来。

“今天我还有事情要解决,下次再见,sebby。”

sebastian看着chris远去的背影揉了揉脑袋。

他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告诉chris楼上的床铺是空的了。

夫夫相了解一下?
第二张是桃包合成照
上脸桃,下脸包👌